金昌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穷县也有大作为

发布时间:2020-07-10 15:08:24 编辑:笔名

“穷县”也有大作为

编者按:

8月15日,新华社湖南分社《湖南领导参考》第32期刊发了该社段羡菊采写的郴州市安仁县县域发展调查《穷县也有大作为》,并配发了评论《弱县也可助省强》,从县域经济发展角度,重点报道了地处偏远的安仁县,近年来克服经济基础薄弱、缺乏区位和交通优势等困难,激发干部干事创业的激情,后发赶超,在较短时间内成为一只县域经济发展的小老虎的成功经验。本报今日全文转载《穷县也有大作为》一文,敬请关注。

穷县也有大作为

来自郴州市安仁的县域发展调查

上篇:被遗忘角落里的发展大气象

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这是过去不少安仁人对本县在外界关注度低的感叹。

在外界的印象中,安仁确实没有多少令外界关注的兴奋点,除了每年春分时举办一次、中药香透全城的赶分社习俗,还偶尔使得安仁两个字出现在媒体的版面上。

面积1478平方公里,人口43万,安仁土地与人口的规模在全省各县之中不上不下。虽然曾有八县通衢之称,但在高速发展的现代交通格局一度被边缘化。长期以来,安仁一无铁路,二无高速公路,如同交通死角。107国道、京珠高速、武广高铁这三条交通大动脉,以及106国道、醴茶铁路,都是从安仁县东西相邻的县平行穿过。安仁人说:就算与同属郴州的汝城县相比,虽然汝城地理位更偏,山更高,但毕竟还有106国道!

让人奇怪的是,安仁周边的茶陵、攸县、耒阳、永兴等都算矿产资源比较丰富的县,偏偏在它们包围之中的安仁几乎没有发现像样的矿产。矿产能够带来财政,矿产能够带来税收,中西部一些县完全因得益矿产而跻身全国百强县,缺乏矿产的安仁县少了一根有力的支柱!

隶属郴州地区,安仁却孤悬一隅。它夹在衡阳、株洲两个地市中间,四分之三的县境与这两个地市的县接壤。这种独特的位置,决定了安仁县想要接受郴州、衡阳或株洲三个城市中任何一个的辐射带动,都显得比较困难。

正是由于这种种因素,长期以来,安仁的经济比较落后,发展比较缓慢。确实,相比起省会周边的长望浏宁,同属郴州的永兴、桂阳,以及周边的耒阳、攸县、茶陵等县市,安仁在外界能够抓眼球的东西不多。

已退休的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和欢记得,二十年前,他刚从部队转业回到安仁任武装部长。参加县常务会议研究民政拨款,县长掰着手指跟大家商量,这个乡加100元,那个乡减100元。我觉得这个县太寒酸了,经济太困难。

让人难以想到的是,就在外界不经意之间,这个被遗忘的角落里,近年来沸腾起来,热闹起来,兴旺起来。如同春草丛生,冰河解冻,从城市面貌、经济发展、民生事业到吏治改革,这个角落里猛然萌发了众多新气象,传达出了许多新讯息。

外人到安仁,脑海里经常跳出三个字想不到;不同于其他很多地方的人喜欢发本县的牢骚,安仁人经常不由自主地夸起本地的变化,本地的部门。观察安仁种种变化,其实都可以用大来形容!

高速公路上次立起了到安仁的指示牌。已经拉通的衡炎高速虽然没通过安仁县,但擦边而行,下高速到安仁县城实际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正在修建的衡茶吉铁路则建站穿越安仁,历史上首次将铁轨铺在了这片土地上。这个昔日的交通死角,如今已基本融入全国大交通络格局。

和交通区位一样,安仁的县城变化也大。熟悉的人都知道,安仁县城面积很小,城区就只有五一和七一两条主干道。从去年开始,安仁开始大规模拉开城区框架。环城公路正在修建,中央商务区正在县城中心建设。面积22平方公里、20万城区人口的新城市规划全面启动,总投资过百亿元的城市14大节点工程全面铺开。多年来,安仁全县每年用于城镇规划编制不到50万元,今年投入470万元,规划局的官员向介绍,单从这笔一年可抵前十年的费用,就可以想象安仁的城建发展有多快。

走进安仁县城,但见街道宽阔,干净整洁,与很多县城乱糟糟形成鲜然对比,一看就知此地的管理水平不一样。

几乎没有工业的安仁,工业起色之大,震惊外界。安仁土地肥沃,气候温和,1996年版县志记载,史上安仁以农为本,物产丰富,水稻和灯草生产历代享有盛名,明、清时代是湖南省主要漕粮县之一,近年来人平产粮居郴州地区之首,在全省排列前十。比湖南很多县更像农业县的安仁,一直盼望能够搭上工业化的快速列车,改变农本的县域发展格局。走出一条兴工强农、活商富民、超常规发展的新路,这是县志记载的安仁长久以来就有的发展梦想。

如今的安仁,真正即将迎来了工业上的突破。从安仁县城往永兴,清溪镇路旁的山岭上,一台台挖土机正在荒山野岭掘进,裸露的黄土上将矗立起一个个工厂。而从安仁县城望攸县方向走,军山乡一带,一栋栋的标准化厂房已经建立,台达电子等不少企业的车间已经运转起来。大气魄、高起点规划的15平方公里的县承接产业转移工业示范园,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40多个年产值2000万元以上的规模企业,正在雨后春笋般建设。

前十年,也有很多老板前来安仁,但经常是走过场,来一下,侃一下。去年以来,很多老板过来考察,开始我也不大相信,想是不是又是到此一游?但实际证明,他们中间有很多真正的投资者。县规划局副局长卢良斌说。

2011年,郴州市把各县市区负责人拉到了安仁,开工业项目大会战的现场观摩交流会。安仁是一个农业县,几百年、几千年没发展什么工业,突然一下就冒出了这么多工业项目,态势很好。市委副书记对与会者赞:安仁这个点选得非常好。

以前,如果引进上千万元项目不得了,现在上亿元在安仁不少见。令安仁人振奋的,当是三一准备投资20亿的项目。安仁人说,这当然跟三一总裁唐修国是安仁人有很大关系,但也说明了安仁的吸引力!三一绝不会把数十亿投资做人情白投这里,再说如果要做人情,为什么以前不投资安仁呢?

一粒种子能发芽,这说明当地的土壤、气候、水分已经具备了。安仁人用这个比喻告诉:三一前来投资说明,安仁容纳大企业的环境已经具备了,尤其是交通条件、人力资源以及服务企业的能力――没错,很多县都有可以吸引投资的土地,但这三个因素可不一定像安仁县这样具备!

安仁县职业中专大门口,高悬与三一合作办学的红幅。据称一共办四个班,三年制,招200人,不但能够为三一输送,而且为三一投资安仁打下人力基础。安仁期待三一投资不但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而且能够成为全县招商引资的广告。

安仁发展战略的口气,大得让人倒吸一口气。县委县将战略目标定位为:对接珠三角、融入长株潭、建设湘东南区域中心。决策者认为,之所以敢这样提,是因为安仁正面临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两型社会建设改革试验区设立的两大历史机遇。

安仁人拿出区域经济学理论:在某一个区域,经济水平达到一定规模和速度时,就会在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隆起一个或两个中心或次中心;恰恰安仁正好处于湘东南中心位置,株洲、衡阳、郴州三市毗邻之处、八县相邻之中。

县委书记袁卫祥这样做思想动员:特别是近一两年来,安仁县交通、环境不断改善,县内土地、人力、生态资源优势凸显,广大干部群众发展视野、思路大大拓宽,干事创业激情空前高涨,为建设湘东南区域中心城市奠定了坚实基础。只要我们顺势而上,全力以赴谋求区域崛起,必然会有所作为。

其实,提出这个战略,也是为了防止安仁再次被边缘化、被淘汰。安仁与周边八县比较,差距还相当大,如果不奋起直追,继续走在人家后面,就有可能被淘汰,就有可能在下次国家行政区划改革中被兼并。

坦率地说,这个战略目标刚开始在安仁有很多人不敢接受。过去长期被边缘化的一个地方,现在居然要成中心,是否太夸大了?然而,现在安仁很多人有点习惯这个提法了。安仁短时间爆发出的发展势头,让他们真是增添了彼可取而代之的信心。首先我们要有这个勇气,没有大的目标追求,就自然没有大的发展。

安仁的老百姓对的评价变化也大。2010年以来,安仁在全市拿了31个一等奖。安仁人感叹,过去一年能够拿几个就不容易了。尤其是今年的唱红歌比赛,向来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安仁拿了一等奖,在郴州大放异彩,让安仁人着实扬眉吐气一把。

如果说一等奖是上级给的,那么能体现民意的民调则证明了民众的信任。

今年上半年,安仁县社会治安综合民调在全省排第四,全市排。而在不久的2008年,安仁还排在全省第123位,倒数第五位。2009年37位,2010年19位,可谓一路攀升。据说,上升速度之快,让省政法委有关部门难以置信,特意把今年民调开展时在安仁县的200个录音都听了一遍。

民调的上升,不仅与社会治安的好转有直接联系,也与民生事业的改善息息相关。安仁高考质量年年攀升,二本上线的考生近年来名列郴州全市前茅,近年来职业学校共向外输送毕业生四千多人,成为郴州职业教育的一面红旗。

新建的安仁县人民医院硬件条件,2011年在总医院与湖南省卫生厅支持下,引入了湖南省县级区域卫生信息化项目。不但为病人节省了时间、花费,而且能够与国内、省内医院实行专家远程会诊,用郴州市卫生局长的话来说就是,使老百姓能享受部级干部的诊疗待遇。

湖南一些财政实力很强的县派人跑到安仁学习借鉴医疗信息化项目,开始并不相信:你安仁财政有几斤几两,也能推出这样的改革?总医院医务部副部长江朝光评价,安仁这项改革走在全国县级前列,说明了县委、县的工作非常超前,心中装着老百姓。

在人们的印象中,一般是富县才有胆子说大办民生,但在安仁这样的穷县,却出现了一些领域民生的少见局面。县长王建球坦言,安仁县委、县所追求的赶超,不仅仅是赶超经济,还要赶超民生!这样的县委、县,才真正不是仅仅以钱为本,而是在以人为本!民生搞好了,老百姓的幸福感强了,也就愿意在安仁安居乐业,经济环境优化才有坚实的基础。当然,穷县办民生,这更需要苦干、巧干,善于向上面争取资金、项目!

安仁县委大院靠街黄金地段原有十来个门面,县委让有关部门放弃每年数十万的租金,拆了后改造装备成全市的大厅,原来办公条件狭窄、简陋的县局一下鸟枪换炮,现代气派了很多。

以前安仁县非正式多,的百姓喜欢往北京跑,今年全国和省市两会期间,进京、赴省为零。2008年到2010年,安仁县连续三年被评为郴州市先进县。县局副局长樊和秀介绍,虽然这几年上了很多大项目,但由于领导亲力亲为,预防风险措施得当,矛盾得到了缓解。这也证明:大发展并不一定伴随大矛盾。

在安仁县灵官镇生平米业的厂房里,农民出身的董事长称,有的强劲支持,下一步目标是引进高管,争取上市。而在军山镇崭新的标准化厂房里,台达电子车间内正做电子元件的一位女工告诉,在这个厂上班她很乐意。

这位女工以前和丈夫在广东打工,每人每月收入虽然有两千多元,但生活成本太高,因为是借读,小孩上学一年学杂费要多花费上万元钱。如今,回到家乡上班,丈夫在厂里做保安,两人虽然每月各收入约千元,但实际收入的含金量却高了。住在家里也方便顾家,上下班骑电动车只要五分钟。

生平米业是当地大力扶持的本地企业,台达电子是当地大力引进的产业转移企业。和女工这两个人当然不能代表安仁40多万人民,但从他们的身上可以从一个侧面感受到安仁发展的成果,从而理解老百姓为何对开出的民调大幅提高。

尽管安仁县委、县仍然时刻不忘提醒自己是经济欠发达县、财政困难县、基础薄弱县,但是被遗忘角落正在滋生的这种种大气象提醒人们,郴州北部的这个县的发展值得关注,不可小视!这种种大气象,也正回应证明了安仁县委、县在全县鼓吹树立的一种信念,穷县也有大作为!

下篇:这里干部干事的劲头为何这样大

以前乡镇有时像一座空庙,现在都满了,要办事,随时找得到人。

生平米业董事长打了个比方,告诉他的企业所在地灵官镇镇干部们的变化。

生平米业租的是老粮站的地,多年来一直想买下来,然后再征用周边地块,扩大经营。尽管也做了不少努力,但一直没有解决。今年突破性地协调了各方利益,把问题解决好了。

事在人为,安仁的大气象,确实离不开安仁干部的大干劲。

加班加点,半夜开会,这在安仁很多单位已成了常事。他们非常熟悉县委书记袁卫祥的一句话:周一到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一定保证。他们告诉,别的地方是5+2,而在安仁已经习惯了6+1。

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和欢用了两个词评价这些干部的干劲:只争朝夕、满负荷运转。

毋庸讳言,庸懒已经成了当前国内很多地方官员生态当中的一个顽症了。可为什么在安仁这样一个过去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县,却在短时间初步遏制了这个顽症呢?在安仁,一直在紧紧地追问调查这个问题。

有的人说,是因为工作要求高了。

在灵官镇,我们遇见了镇长樊先勇。镇里正在开展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全力扶持生平米业成为全国性粮食企业。他介绍,这个企业带动160人就业,每年纳税一百多万,而且带动推广了稻5万多亩。农民开始不愿种优质稻,由于生平米业免费供应良种,对产量与收购价格保底承诺,如今抢着种优质稻,一季水稻一亩能多出300多元纯收入。

1995年参加工作以来,樊先勇一直在乡镇工作,并且主要是在灵官。新的县委班子去年上任后,提出了湘东南区域发展中心等很高的战略目标,他明显感觉县委、县对乡镇工作要求变得非常高,尤其是项目建设推进力度大。灵官是县域中部的中心乡镇,又是交通枢纽,项目建设的压力更大。他有一个对比,农业税废除之前,乡镇干部忙于收农民负担,也累;现在转型为服务型后,找项目,服务农民,更累。

2010年上半年,新一届县委领导班子率党政代表团160多人,到宁乡、耒阳、岳麓区学习考察,强劲的发展态势带来强大冲击。一份考察归来后的报告中写道,比较安仁与这三个地方的差距,除了资源、交通、区位等方面的客观原因外,作风不实是重要原因。报告点出:在安仁的干部队伍里,不重视、不善于、不致力于抓落实的现实普遍存在。

安仁要发展,关键靠作风。工作要上去,根本在实干。2010年5月,新一届县委领导班子提出从严治吏,在干部队伍中开展为期一年的作风整顿活动。安仁有40多个大项目正在建设,县里每月都要组织对相关乡镇和机关单位服务效能,开展测评与考核。工作稍一放松,就难得过关。

县委、县负责人告诫,欠发达县需要实现后发赶超,安仁的干部必须跳起来摘桃子,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有的人说,是因为干部的待遇好了。

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何书典,几年前在乡镇工作时,每月还只能领到上千元基本工资。因为县财政困难,郴州市规定的1万5千多元津贴,发放不了。而如今,津贴已经全部到位,他每月的收入已近2000元。

近两年,在社保、就业等民生事业得到发展与保障同时,安仁全县干部职工津补贴从较低水准起步,四次提升,已经达到郴州市定的标准。安仁的干部说,干部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待遇落实了,干工作的劲头当然足了很多。

有人说,是因为领导在带头。

灵官镇镇长樊先勇今年几乎没有休息一个周末,开始还是有怨言,后来习惯了。想明白了的原因是什么?县委、县主要负责人都是外地人,还这样拼死拼命地干工作,忙得老婆孩子只能到安仁来探亲,何况我们这些本地土生土长的干部呢?

安仁的很多县委负责人都是交流干部,因为忙于工作,难得有时间回家,他们的亲友就只能自己趁周末或者假期赶到安仁了。亲友团现象让很多安仁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不由自主也跟着干起来了。县委一位年青干部告诉,他所在部门的一位县委常委,经常一二十天不回家,即使孩子高烧,也没有请假,真是不容易。

到安仁参加工业项目大会战现场观摩交流会的郴州市委副书记,反复问那些项目老板,你为什么会把项目落户安仁?他们说是被感动,被书记、县长抓工业的决心,全县人民那种全心服务的力度感动,不来不行。

有的人说,是因为干部选拔了。

2010年8月,安仁县委采取公开竞职的新方式,从186名符合条件者中产生出了县发改局局长、县商务局长等8个正科干部。今年改革的力度更大,将序列的56个单位157名科局副职干部全部起立,重新洗牌力度之大,全国罕见。

县委召开千人动员大会,县委书记袁卫祥在动员报告中肯定科局副职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同时,直言不少干部工作上缺乏动力、思想上缺乏压力,顺带造成政治上缺乏活力的现象。安仁要实现建设湘东南区域中心的目标,就要选拔出想干事、能干事、好共事、干得成事的干部,放到重要岗位。

县委政法委综治办主任过文彬曾经长时期认为自己怀才不遇,因此有时说点怪话。千人动员大会举行之后,在县房产局任工会主席的妻子也报考了副局长这个岗位。过文彬给她泼冷水:您这是倒丑!他是这么想的:妻子虽然业务能力强,但要得到这个职务,按惯例怕是要到快退休的时候,多少有点安慰奖的味道。

试一试,又不要花钱。妻子坚持。

没想到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妻子的名字终出现在竞职成功的公示名单榜上。这让他意外之余,大为感叹:县委这次用人,还真和原来有不一样的地方!还让过文彬意想不到的是,近自己被提拔为县政法委副书记,而按照过去的惯例,这个位置一般是调乡镇党委书记上来。

工作不搞好,就没位置,选不上,这在安仁已经形成了共识。过去,安仁和很多地方一样,提拔干部大家都高兴,但让一个干部下,或者改任非领导职务,难上加难。这人必定要找领导,把过去本本都拿出来,我没功劳有苦劳,而安仁这两次改革之后,没有一个下的干部来缠县委书记。

平平安安占位子,舒舒服服领票子,庸庸碌碌混日子,有这样想法的干部,就像南郭先生一样,在安仁难于滥竽充数了。

卢良斌1997年从湖南城建专科学校规划专业毕业,到县规划局工作。他坦言,参加工作很长一段时间,确实是处于一杯茶、一张报纸的状态。然而,这几年来,工作压力很大。在接受采访的前晚,他加班到3点钟,研究规划执法。晚上、周末要加班、开会,在规划局已经常态化。你任何时候到规划局,晚上都有办公室的灯亮着。

在今年副科级竞职中胜出担任规划局副局长的他坦言,自己是这场改革的受益者,因此感觉不管是对县委还是对给自己投票的同志而言,更大,因此付出要更多。

原来,县委县交办工作,没完成好,一把手常说,这是我副职不行。现在,副职是你一把手参与选择定的,再没理由办不好事。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谭兴才介绍,改革对各单位一把手也形成了倒逼。

干部干事的劲头足了,关键是形成了公平公正的用人氛围,这种局面安仁体现得特别明显。选上的人有荣誉感,干事热情更足了,因为他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同时,他不要谋人,只要谋事,不在乎某些人的眼色,精力心思用在干事上了。

副科职双向选择公开竞职结束之后,85人成功连任,49人交流任职,23位新人提拔,31名现任被淘汰。上则服众,下而服气。安仁人用这八个字,形容这场吏治改革风暴的效果。

不能说每个被提拔的都很好,但总体上水平能力提高很大。只要讨好一两个,就可以跑官要官的现象现在受到了冲击。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和欢认为,这项改革能够推行,关键是县委主要领导做到了自我限权。

他直言,县委书记一般舍不得放弃用人的权。两轮选人改革过程中,县委书记的权力削弱了很多。以前经常有人跑组织部,找县委书记,现在很少见了。跑关系没用了,因为选拔时几十人打分,县委书记也只有一票的权力。

县长王建球明显感受到,现在感觉推进思想统一的速度与推进工作的力度,比以前强多了。这两年变化大,不是书记县长俩人的功劳,而是全体干部积极性发生变化的结果。否则,我俩喊破嗓子也不顶用。

在陈和欢看来,安仁这两年发展快,客观上是因为交通闭塞的状况得到改善,国家通过转移支付增加了对农业县的投入,前任领导打下了基础。

但光有基础不够,还要靠主观努力。他认为,一个奋发有为的县班子,从而带出了一支干事创业的干部队伍,这是安仁发展快关键的因素。

攀枝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咸宁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阳泉白癜风
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德阳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