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万妖 百九十四章 茫然不知

发布时间:2020-02-15 18:23:08 编辑:笔名

万妖 百九十四章 茫然不知

柳弘立身虚空,向着那下方的宗门遗迹扫视了一番,停留在那仰天咆哮的龙鳞金晶兽上,眉头微微一蹙:“真没想到,在这宗门遗迹里,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美眸淡淡的扫了一眼,柳红绫便收回目光,好似心有所感一般,看向对面那些聚集而来的修炼者。

娇躯微微一颤,薄纱之下小嘴微张,眸光却定在了那道瘦削的黑衫青年身上。

纵然王通带了面具,可是柳红绫还是一瞬间便认了出来,是王通!

他没有事啊。

心里蓦地翻涌起一瞬间的喜意,而后便是浓浓的焦急。这四面全都是上界的修炼者,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在柳红绫看向王通之时,对面那道黝黑的眸子也移向了前者,目光交错,意味莫名。仅仅是一刹那的功夫,王通便脸色漠然的偏过了头,不再看柳红绫。

精致的脸颊之上,尽是禁不住的落寞之意,你就这么讨厌我么?

陡然听得柳弘在一边关切的问道:“红绫?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柳红绫淡声道:“没事,刚刚走神了。”

“哦。”点点头,柳弘眼底却是蓦地涌起浓浓疑惑,走神了?自从下界之后,柳红绫就很不对劲儿啊。原本冷淡的性子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掀起波澜,要说是没有什么,柳弘是断然不会信的。可他却无论怎么思量也想不明白,究竟有什么能够使得柳红绫屡屡丢弃平日的淡漠。

随着柳门人的到来,四面那些聚集而来的修炼者皆是静悄悄的一言不发,唯有杨旭一人大呼小叫。

“又是一个美人啊!她看我了!她看我了!”杨旭一脸的陶醉,含情脉脉的盯着远处的柳红绫,“实在是太幸福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他偏偏看我呢?难道是本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苏晴也有些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人啊?莫不是药吃多了?至于是什么药俏脸情不自禁的一红,却是偷眼瞟向王通,眼底蕴着一抹意味深长。

女儿家的心思自然极其细致,苏晴看的真切,刚刚对面的那女子,看的根本不是杨旭,而是王通。

难怪这小家伙先是要带上面具,而后又故作漫不经心的问起五大门,原来根由在这里呢,怕是同对面那女子有着不小的牵扯吧。

念及此处,苏晴笑吟吟的盯着王通,轻声细语的问道:“小家伙,你看对面那姑娘怎么样?”

“果然是女人啊,眼睛就是毒!”王通嘴角一抽,在心里暗自感叹,仅仅是苏晴这一句话,他就已经明白这女子看出了端倪。

“没你美。”咧咧嘴,王通扔出这么一句话来,看出来又能怎么样?本公子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着?

王通这句话倒是相当好用,三个字便将苏晴噎的哑口无言,俏脸酡红,只能是嗔怪一声:“你这小家伙,怎么跟姐姐也没大没小的。”

轻哼一声,王通一耸肩,将目光转向了那下方的龙鳞金晶兽上。

杨旭不明所以,闪身来到王通身边,拍拍后者肩膀,语重心长:“兄弟啊,看看就完了,那姑娘可是柳门中人,咱高攀不起,顶多也就过过眼瘾。”

“呵呵,也是啊。”苏晴正是满腹邪火无处发泄,恰好被杨旭挑起了事端,拉长了声音软软的道:“像咱们这种小门小户呀,就要高攀杨公子了!”

话音柔柔,加之被苏晴拉长了语调,在配之那一副哀怨的模样,让人感觉甜的发腻,却又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引得四周有些年轻修炼者也向着这边看过来,眼底涌动着一抹炽热。苏晴的容貌身姿,并不疏于柳红绫,而且也远不如后者那般冷淡,犹如不食人间烟火,自然更容易让人觉得亲近

不过杨旭听了这话可是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个不停:“晴儿,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摆摆手,苏晴没好气的道:“不用叫的那么甜,你杨公子是剑宗的人呢,咱可高攀不起,您还是去陪那柳姑娘吧。”

“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杨旭张口结舌的解释,将胸膛拍的像鼓一样响,“在我杨旭眼中,晴儿你的美貌天下无双”

苏晴可没心情管他杨旭心里自己是不是天下无双,风华绝代,正欲出言打断他,却陡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的地方。

一偏头,却见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投射了过来,尤其是将视线聚集到杨旭身后那把大剑之上时,意味更是相当之复杂。

“剑宗?”

“是啊,确实是剑宗,那个小子是剑宗的人?”

“剑宗的人怎么来了?”

“柳门的人来了就罢了,剑宗也跟着凑热闹,他们这种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吧?”

王通和苏晴皆是微微一滞,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暗道一声坏了,刚刚那一句“你杨公子是剑宗的人呢”彻底惹出事端来了,看来这剑宗还真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

苏晴本就对上界知之甚少,连那一殿三府五大门都是从白无涯和骆锦阳那里听来的,而王通就更是一个白丁,对于上界的一丁点儿了解又是从苏晴那里听到的。对于什么剑宗?听都没听说过,一殿三府五大门里面没有也就没当回事儿,现在两个人都有些懵了。

现在想一想刚刚杨旭提起剑宗那一脸自豪的样子,以及自己一脸漠然后那俏然流逝的挫败,王通和苏晴两个人都有些面面相觑,看着对方都像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竟然是相视之下,噗嗤一笑。

两个人这么一笑,将杨旭搞得直发毛,这会儿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当下冲着远处那些议论不休的年轻修炼者呲牙咧嘴:“都叫唤个屁!信不信小爷把你们全拎回剑宗投剑炉里去!”

那些修炼者本来都是心高气豪之辈,可在杨旭这声暴喝之下,却都是噤若寒蝉,小心翼翼的闭了嘴。谁都不是傻子,剑宗的人行事向来不守规矩,把人抓回去铸剑可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眼前的小子未必干不出来这种缺德事儿。

在荒古大陆,“拎你回去铸剑”算是剑宗之人常放的一句狠话。这还是得益于剑宗的开山祖师,据说当年那位大人物就是抓了一名上界大修,将人投进了剑炉,由此成为荒古大陆极为久远的传说。而惨被铸剑的那位大修的真实修为,则是传说之中的天境!

剑宗之人引起为荣,常常以此四处叫嚣,而其他宗门强者嗤之以鼻,却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剑宗的后辈子弟,几乎都是无一例外的有点儿毛病,具体就表现在特别喜欢缅怀先祖,时不时抓几个看不顺眼的修者扔进炉子里铸剑。虽然自开山祖师之后,再也没听说过天境大修惨入剑炉,可地境修者却是着实不少,让人一想就情不自禁的打一个寒颤。

地境大修已经是不死不灭,生生炼化在剑炉里,连魂魄都不得超生,这得是有多恶毒?

由此,剑宗在荒古大陆之上,虽然并不像五大门那般让人心怀敬畏,却是能让人心生恐惧,发自心底的忌惮!若是论起真实地位来,甚至要远超五大门,足以同三府并列!

荒古大陆所言的一殿三府五大门,只不过是针对凡俗而言,剑宗向来自诩高人一等,不涉尘世,当然不在此列。

这些东西,此刻的王通和苏晴是不可能知道的,不过这二人从其他那些修者的忌惮表情,却也通晓了一些端倪。避开杨旭,两个人头挨头凑到一边,悄悄的咬起了耳朵。

“现在怎么办?”

王通一瞪眼:“还不是你,没事找事!”

“你小点儿声。”苏晴红着小脸,小心翼翼的道,“要不咱偷偷溜掉?我怎么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妙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王通伸出手来恨铁不成钢的在苏晴脑门上一弹:“今天被你这女人害死了,现在溜掉肯定会惹人怀疑,还能怎么办?先装着呗,咱就是不知道能怎么样呢?”

苏晴此刻也不再充大辈儿,揉揉脑门儿一脸哀怨:“你是不是男人?竟然还打女人?”

“呃”王通身子一滞,张口结舌。

说话间杨旭已经是贱兮兮的凑了过来:“嘿嘿,晴儿,我把他们都收拾了,你别生气了。”

“哦,算了,我也不爱生那闲气。”苏晴眨眨眼,故作淡然的摆摆手,一脸的风轻云淡,引得四面那些修炼者尽是脸色动容。

这女人是谁啊?竟然让剑宗的人马首是瞻,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贱兮兮的?

难不成又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一时间刚刚的那抹炽热悄然收敛,转而变成了一副小心翼翼的恭敬模样。

这边的异动,自然是逃不过柳门中人的耳朵,柳弘脸色微微一变,情不自禁的喃喃:“剑宗的人?”

一侧的柳方看看前者那眉头紧锁的模样,也压低声音道:“如果剑宗的人也到了,今天这事情可就有些不妙了啊。”

“既然撞到了,也不能置之不理,剑宗虽然向来行事独断专行,却也不是不守规矩之辈,小心一点儿便是了。”柳弘低低的说罢,而后也抬步向着王通那个方向而去。

“呵呵,在下柳弘,原来是剑宗的强者到了,幸会幸会。”柳弘盯着杨旭身后那柄大剑,一脸的笑意。

“呃杨旭,幸会幸会。”

几个人好似极为熟络的打着招呼,苏晴美艳动人,杨旭又咋咋呼呼一刻也没消停,这两个人都极为引人注目,唯有一侧的王通,退在后面不言不语。

柳弘也不知道王通带了面具,只看这人相貌普通,并无一丝出奇之处,再加之修为在这三人之中处于末等,也不由得将他当做了无关紧要的人物,甚至于连个招呼都没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