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独圣 第两百四十二章 建议

发布时间:2020-01-16 14:31:37 编辑:笔名

独圣 第两百四十二章 建议

杀招是什么杀招是凌厉的攻击,是注意流转战局的胜负手,更是充满杀意的剑。这样的招式是纯粹为了杀人而创造的,往往还在蓄势的时候便能产生某种奇异精神波动震慑自己的对手。就好像轩眼前的这一剑般。

虽然只是轻轻的抬剑而起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可一股震撼人心的波动已然从他所在之处向四周散漫开来。冰冷的杀机森然放荡,一丝丝可怕的死寂之意弥漫开来,化作一阵阵萧瑟的凉风。在这凉风习习之下,长街周围的花草树木,都在一瞬间都失去了光泽。它们被一股无形的剑意磨灭了生机。

此时,离轩稍近一些的人,已然彻底的呆住了,它们都被轩的充满杀机的剑意所遏制,急切间却是无法摆脱。

而那些离轩稍远一些的人,却是被这样的杀意给骇住了,脸上尽是恐惧的扭曲:“好好可怕”

这一刻,他们都感受到轩那把长剑之上的所凝结的凛冽杀机,体悟到了什么叫毛孔悚然,什么叫无能为力。

就在这呆然瞬间,轩的剑抬了起来。锋利的长剑吞吐着银色的寒芒,看上去很是灵动,但给人的感觉,却宛如万载寒冰临身,端的令人心中冰凉一片。

剑扬起,剑势在虚空中衍化,原本凝练于剑锋之上的杀意,也随之发散开来。虽然还是光天化日暖阳高照,可围绕在轩周身的这些人都不曾感受到什么温暖。极端恐惧的情绪在他们的心底冒起,整个芳草阁的周边这一刻都变得阴冷刺骨起来。

下一刻,一片泛着银光的冰冷剑光挥洒而出,含着浩浩荡荡的杀伐之气,如龙蛇起陆,带着天翻地覆的凛冽杀意,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一剑光寒十九洲,剑气纵横三万里。以轩眼下的水平,自然还达不到剑气纵横三万里的地步,但手中剑势纵横,剑气剑芒划空而至,却也能做到剑气纵横三十尺,搅得血雾翻滚的地步了。

当下,轩的身影就地绕圈,在那些围坐一团的杀手身侧奔过。不过眨眼之间,便再次于寂静的芳草阁畔响起了“呼呼噗噗”的声响。这是剑啸长空的声音,而在这不绝于耳的剑啸声下,无数惊恐的惨叫掺夹于其中。浓重的血舞,在轩经过的地方蜿蜒弥漫,却是在瞬息的停顿之后,将轩所过之处化为了令人心惊胆寒的修罗场。

一剑划过,剑势消散,轩没有继续进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平复着杀戮带给自己的不适。轩并不是一个噬杀的人。虽然面对自己的敌人,他无论如何都能下得了手去,可能做到归能做到,心中的难受却是怎么也免不了的。

毕竟,他给这些敌人带来的死亡和凋零,实在是太过惨烈了。一剑之下,凡是被轩近到身边的杀手却是无一例外,被切成两截,分离开来的两片尸身四下里凌乱的飞散,浓重的鲜血飞溅,染红了一大片地面,空气里弥漫的血腥之味却是比方才还要浓重了十倍有余。

“恶魔这个家伙是一个恶魔”如此可怕的杀戮场景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几乎所有的杀手都感到了绝望。他们真的害怕了,害怕成为轩剑下那些尸首中的一片。在极度的恐惧之下,他们心灵上的强硬被冷冷的揭去,露出了他们勇敢之下的脆弱。他们喃喃自语着,强忍着身上的不适,站起身来就要往一切可以逃逸的地方逃去。

他们心已丧,胆已寒,却是万万不敢再留在这儿的。

“想逃”看着他们的动作,轩的眉头微微一皱,手中长剑再起,却是从后面追杀他们而去。

一时间,银色的剑光再次纵横于虚空,在轩那迅捷的身法之下,每一次角度的改变都有一声惨叫惊起,一道血芒飞掠,一个身体倒地。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轩便将一个方向的逃敌斩杀殆尽。

不过,他所能做到的也就是这样了。心境崩溃的杀手是分散逃跑的,他们分成了好几个方向。轩再怎么说也只有一个人,虽然凭借着身法的迅捷,可以带起道道残影,看起来就好像是分身一般,可好像终究也只是好像,却不是真的,因此分身乏术的轩,终也只能追逐一个方向的逃敌。

“没办法,剩下的只能算你们运气好了。”转了一圈回来,轩看着远处渐渐缩小的身影,听着耳边响起水流声,喃喃自语的说道。此时,鲤城拥有的良好城建所带来便利,成了那些杀手能够快速逃亡的因由之所在。对于这一点,轩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尽管杀手已经应付过去,可轩依旧不敢走远。白冲和他的朋友还在芳草阁里呢。他们的安危是轩需要顾及的,出于某种稳妥的考虑,轩觉得自己有必要护着白冲,直到他返回自己的府邸。

“这也算是尽职尽责了”轩如是想着随即敲响了芳草阁的门。

敲门是要有技巧的。六长两短,这是轩与白冲他们约定的暗号,代表了一切安好的意思。

当这样的声音,在芳草阁响起之后,木门之内顿时一阵慌乱。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随即门被拉开,里头探出了白冲那急切的面容。

“怎么样”白冲焦急的询问。

“都搞定了”轩平静的回答道。

“所有的”白冲又问。

“差不多吧只逃走了十来号,其他都被搞定了。”轩摊开了手。

“呼,那还好”白冲结结实实的松了一口气。他相信轩所说的,知道他不会欺骗自己,于是便放下心来。

门就此打开,白冲低着头,蜷着身子,有些猥琐的走了出来。尽管他放心,可是心中的害怕一时间并没有完全消去,在担忧之下,他还是有些恐惧的。不过,这样的恐惧在迈步走了丈许之后便消散了。这一刻,他感受到存在于虚空之中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凉意已然消散。他意识到自己终于算是安全了。

于是,他站直了身子,挺起了腰杆,然后他便看到了前面的那一片鲜血淋漓的修罗场。

“怎会如此”白冲一下子刷白了脸,对于面前的这酷烈到了极点的场景,他嫉妒的不适应起来。如浪一般的翻滚之力在他的肚子里转悠着,他忍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将这呕吐的感觉压下。这也仅仅是他所能够做到的勇敢罢了。在他这强自忍耐的背后,呕吐的声音已然响起。轩没有转过头去,却已通过感知清楚的明了白冲那两位朋友所造成的破坏。

“真是令人头痛啊”轩苦着脸,嗅着空气里那若有若无的酸腐味,用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却是无可奈何。

“我们快点走吧”轩提出这样的建议。

“走怎么走前面太肮脏了”胖子连连摇头。他已经将肚子里刚刚吃下的午餐连同胆汁都吐了一干二净。在张口闭口之间,他整个人都显得萎顿许多,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

“我直接拉你过去”轩看了一眼手脚俱软的胖子,悠悠的开了口。他似乎是在询问,但询问的语气之下,却已充满了肯定。

“拉我”胖子还是有些不解。

可还不等他再说些什么,轩的袖子便嗖的一下向后卷住他的腰,将他拉到自己的背上。之后,轩用自己的脊背顶住胖子的肚皮,用自己的右手按住胖子的肩膀,便这么简单的固定了一下,猫着身子飞快的向着街道的另一侧飘去。

尽管带着一个偌大的活人,可轩的速度依旧很快。他的眼睛十分敏锐,即使偌大的地面铺满了由他造成的那些乌七八糟的玩意儿,可他依旧能在这些杂碎之间找到让自己落脚借力的地方。当下,他飘然而行,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便掠过数丈之遥,转眼之间便到了街的另一头。

之后,他轻轻一纵奔上临街那栋屋子的房顶,将胖子的身躯轻轻的放了下去。

“你就在这里待着。只要不转头,应该看不见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轩小声的吩咐他。

“那你呢”胖子又问。他似乎被方才的那个可怕的画面给吓着了,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有些害怕。

“我我当然要去把另外的两个家伙给带过来啊。包括白冲在内,他们谁也没有办法像我这样轻巧的过街罢。想要从那样的地方经过,而不沾染污秽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呢。”轩说着,心中微微还有一些自得。

“可是你当初为什么要造成眼下的麻烦呢这样的情况真是一点也不好笑”胖子很直接的指出了轩不对的地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轩苦笑了一下:“我当时只想着杀敌,如何能顾得了那么许多。”

“唉”胖子闭嘴了。他觉得自己的指责根本就是无理取闹。毕竟,当初是轩一力在外面厮杀保存了众人的性命,他可以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又有何立场和理由去指责轩所造成的局面太过酷烈吓着了自己呢。

要知道,轩可不是他仆人。白冲向自己介绍他的时候,说轩是他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很多事情讲得就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

胖子不说话了,轩自然认为他没有旁的事情。于是,轩站起身来,纵步而行,再一次掠过宛如修罗场一样的大街行到了芳草阁的那边。这一次,他带上了那位黑面楚兄,将白冲留到了。在他看来,白冲的胆子还可以,放在是不怎么打紧。

就这么来来的走了三趟,轩将白冲等三人都接到了街的对面。之后,他领着他们不走大路,自在屋脊上奔跑,如此行了好长一段距离,远离了那些肮脏之后,他才带着三人翻身落地,在干净的所在站直了身子。

“怎么样好些了吗”在远离了芳草阁的一段街上,轩领着三人换了衣裳从小巷中转了出来,溶入微微带了些许不安的熙攘人流之中。此时,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四人换了衣裳之后,却完全没有丁点引人注目的地方。

在这里,轩认为大规模的袭击不可能再来,是以也比较安心。他与白冲三人肩并肩的走着,一边平复着心情,一边说起了今日的事情。

“如果,你们的心神都已经安定下来的话,那我想我们该好好谈一谈大伙今后的事情了。”轩如是提起话头,“对于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你们有头绪么看他们一下子能够做出这么大手笔的袭击,只怕他们的实力比你们所拥有的都强上许多啊。”

“是啊”三人闻言沉默了好一会,才由白冲轻轻的点头说了这么一句。

“你们想要反击他们吗”轩又问。

“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黑面楚兄掷地有声的应道。

“那么你是他们的对手吗你能保证,你们的反击不招致他们更大的报复你们认为自己有和他们全面开展的实力么”面对黑面楚兄的刚强,轩很是直接的抛出了三个问题。

“”这三个问题威力十足,一下子又把白冲三人轰得个沉默不语起来。

沉默不语,他们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有这样了。事实上,轩的问话却是很直接的将他们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在遭遇了今日的变故之后,他们理所当然的得出了幕后黑手的身份。对于这个敌人,他们知道对方的实力很强,他们明白自己忍耐似乎是解决眼下问题的办法。但忍耐是理性上的选择,就感情而言,几个平素也算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却是容不得被别人如此对待的。

他们想要复仇,但他们有没有能够复仇的力量。

“你有什么好办法么”白冲思索了许久,自己已是十分无奈了。他想不出解决理性和感性的冲突,便将问题丢给了轩,他希望轩能再帮自己一把。

“别看我了”白冲的祈盼,轩一清二楚,但他却是对白冲轻轻的摇头:“我有自己的要紧事要做,却是不好帮你们复仇的。不过,对于你们遭遇的问题,我倒是有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三人的目光一下子汇聚到了轩的身上。

“我你们需要一个宗门,一个靠山了。这一次你们认为的幕后黑手敢如此对待你们,恐怕也是因为你们自己只是自己,身后没有靠山的缘故。如果你们不想和他们一直纠缠下去,闹得不可收拾的话,我想你们确实需要一个宗门来作为靠山”在三人的瞩目之下,轩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挂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的地址
贵州治疗癫痫医院
沈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郑州治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