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骑士号角 六十三章 威廉的不甘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6:54 编辑:笔名

骑士号角 六十三章 威廉的不甘

一般情况是以连队为基本单位,除了大规模战斗会聚集在一起,平时各个连队独自训练,接受上级指示,以连队的规模向飞翼王国进攻或者防御。就连生活方面,连队也是有各自的宿舍区和食堂。

卡戎来到食堂的时候,原本在士兵们同时起立,目视他敬礼,动作整齐划一,令他震撼的同时,心里也涌起无上的荣耀。

就连他这种死水一样的心境也有所波动,更不用説其他军人了,所以很多人拼命往上爬,不仅仅只是为了区区高薪补贴福利。

“唰!”

衣角摩擦,卡戎用了标准的回礼,目光真挚坚定,无论这些人将来和他对不对路,都是在为国而战,值得尊敬!

在敬礼完毕后,严肃的气氛慢慢消散,所有人都坐下吃饭,而卡戎也走向军官专属的饭桌。

十个队长都没有动刀叉,等到卡戎坐下,诺亚才道:“长官,请用餐。”

尽管让他们用餐,十个队长还是等到他吃了一口,才拿起盘子上的银质餐具。

席间,斯坦面容有些苍白,早上卡戎尽管收了很多力气,但是还是将斯坦胸骨打得裂开,没有彻底骨折塌陷已经是万幸。

在那一击之后,斯坦伤势不轻,能坚持来吃饭完全是敬畏新任长官,如果説打赢他,他只是服气卡戎的力量,那卡戎之后毫不留情地下手杀人,就让他感到心悸了,是什么经历,让这个年轻人像恶魔一样残酷无情,对生命毫无怜惜,弗尔加斯加怎么説也是同伴。

斯坦已经劝告两个和他一伙的队长,承认新任长官的地位,并且严格执行卡戎所下达的命令。

其他饭桌的士兵们吃饭就比较嘈杂了,虽然摄于卡戎,今天稍微有所收敛,但是本性难改,説脏话、聊女人、谈过去未来、讲战斗,一群抠脚大汉你也别指望他们多优雅。

卡戎并不会厌恶这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现在他是军队中的一份子,也要理解接受其他士兵的习惯。

不过他所作的饭桌却是没有人説话,连刀叉切牛排鱼肝的声音都很xiǎo,看他们咀嚼食物也是很xiǎo心不发出声音,卡戎也有diǎn为他们感到辛苦。

弗尔加斯加犯的几个错误在军中是足以处死的,卡戎杀他可不是因为他挑衅自己,尽管手段特别了一diǎn,但在场的人谁没有杀过人,用得着如此忌惮他?

不过想到自己的年龄,卡戎倒是有diǎn理解,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己应该是那种生活在和平的内地,上着学奋战备考,而不是杀人比他们还利落,现在吃饭也若无其事。

“威廉队长,下午是要进行射击训练?”

卡戎问着坐在他左手边的威廉,如果不是他,现在坐在首座的就是威廉了。

威廉停下手中的动作,放下刀叉,端正地道:“报告长官,下午2diǎn准时进行射击训练,科目包含固定射击,移动射击,阵型排射、游散型进攻射击,需要进行四个xiǎo时的训练,报告完毕!”

卡戎暗暗diǎn头,不説这个人具体怎么样,但是其表现出来的军队素养很标准,是一块好材料。

“我知道了,下午我也去参加训练。”

卡戎diǎn了diǎn头,就端起餐具,没有理会众人的面面相觑,起身走到回收diǎn将餐具分类放好。

一般情况下,连队的长官负责的是观察训练情况以及指挥作战,和士兵一起训练的基本就没见过,连他们这些队长也只是教导监督士兵而已。

每一个能成为军官的人,都説明其军事技能已经掌握到一定程度,才有资格上位,所以军官不参与训练不是懒惰自傲,而是根本就没必要。

可是卡戎对训练很有兴趣,表现得好似从来没有参与过训练一样,这才惹得众队长相视无语,尽管知道新任长官是走后门的,但这也有些离谱了。

不过想到卡戎本身拥有强大实力,杀人也不带眨眼的,他们心头的愤愤之意也慢慢平息下来。

看到卡戎走远之后,威廉用指头敲了下桌子,其他队长都停下进餐,纷纷看向他。

“对于新任长官,你们是什么看法?”

在座其余九人都没有説话,沉默许久还是诺亚先出声了,“只要长官不至于乱指挥,我会承认他是长官,遵守他的命令。”

“我承认他是连队的长官。”除了斯坦两个同伙,其他人都很惊讶斯坦的话,他们还以为新任长官将斯坦打得这么惨,斯坦会怀恨在心,处处作对呢。

“斯坦,我説你怎么没有平时的风格了,这可不像你,别怂!”威廉旁边的队长不屑地看着斯坦,以前和威廉队长作对的时候还装得那么强硬,原来是软蛋一个。

斯坦站了起来,被讽刺了却没有暴怒,“你们如果有什么计划,我、巴克和力士都不参与,我们不会和长官作对的。”

説完斯坦起身站起,其中两名队长紧随其后,准备离开饭桌。

“不过威廉,作为老对手,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别刺激长官。”斯坦临走前转过头,郑重地看着威廉。

“当长官命令没有明显错误的时候,部下如果不听调令可以就地枪决,事后由军管厅调查判定有无不妥。如果你们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我觉得你们都会被长官杀掉,他很危险。”

在斯坦离开后,饭桌上的其他队长都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没错,他们因为新任长官的年龄才质疑他的能力,但是事实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如果真的不听调动,想要架空长官的权力,保不准真会被那个残忍的刽子手就地枪决,仅仅为了替威廉出一口气,似乎不值得搭上自己的生命。

“大家的意思,我知道了,我不会怪你们的,总不能让你们因为我的xiǎo事而冒险。”威廉脸上没有丝毫异样,他也是贵族出身,戴着面具做人和喝水一样轻松。

“这件事就这样吧,大家静观其变,如果长官没有太大的问题,大家就不要做出不该做的事,如果他在战场上表现不行,那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助我一臂之力。”

“这个自然!”其他队长纷纷允诺着,谁也没看见威廉眼中的一丝愠怒和不甘。

重庆五洲医院医生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贵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沈阳牛皮癣治疗费用
郑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