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指间猎豹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1:35 编辑:笔名

(一)  天穹低沉,乱云叠嶂。漫卷的狂风横冲直撞,搅起落叶黄沙飞飞扬扬。仿佛预警着一场山雨欲来。  杨大林气定神淡地将目光从天空拉回,转身高声叫喊:“快,赶快,加快速度。”  猎豹救援队的队员们,对此天气几乎司空见惯,并不担心或许会有突如其来的暴雨,只是默默地加固身上二十公斤的负重物,然后,悄无声息地加快了行军步伐。  “江小波,还能坚持吗?”对擦肩而跑得大汗淋漓全队个头小的战友,杨大林问道。  “没得啥子哟。队长。你不是说,一咬牙,困难就怕你了嘛。”江小波边跑边答。  “呵,好样的。坚持就是胜利。”杨大林鼓励道。  “对头。对头。”江小波附合着。  “江芽子,哪个惹你了,又喊冤家对头的。”二班长刘长顺跑过来,接口道。  “非也,非也。此‘对头’非彼‘对头’,牛头不对马嘴索。”江小波摇头晃脑道。  “你个臭芽子遭水淹,又冒哪股酸水出来了。”刘长顺打趣道。  “此言亦差矣。稻芽宜水,如鱼水难分,是其秉性。何来酸而生?”  刘长顺笑着摇摇头,心想与这位“假夫子”又扯不清了。江小波本是在校大学生,大二时弃笔从绒参军入伍。因个子瘦小,又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入伍后被分配到了机关工作。其时,猎豹救援队组建不久,正欲在全省武警总队范围挑选队员。江小波毅然报名并绕着杨大林死缠烂打,终经首长同意,如愿以偿进了猎豹救援队。江小波入队后,因语言风趣,又始终改不了那口四川方言,常常给队友们带来无数的欢乐。  “啪嚓——”远方的天空传出破嗓般的雷鸣,风搅起落叶碎片黄沙尘埃更加起劲地狂舞飞窜。  转过黄角垭口,军营在望。队员们情不自禁地铆足劲头,加快脚步作一博。杨大林率先奔向训练场,抬腕看着手表,时间显示:07时59分。待一名队员归队,便列队进行点评:“今天的十公里武装越野,用时1小时09分。比以往成绩1小时13分提高了4分钟。创造了记录。希望同志们再接再励,严格要求,刻苦训练,将我们猎豹救援队打造成一支响当当的英雄团队……”话未落音,忽然感觉脚下的土地猛然抖动,随后便开始凹凸起伏……  杨大林急忙向营房望去,只见五层楼的营房及远处居民楼房都在前后左右地晃动摇摆。“地震了”杨大林潜意识地喊道:“大家赶快散开。”  队员们立即分散开来,各自呆在训练场上。  约一分钟后,晃动停止,一切又恢复平静。营房和居民楼房仍就屹立,几乎并没受到太大影响。  “估计哪里又地震了。同志们赶快返回宿舍,清洗一下。然后,陈海涛一会带领大家立即将所有装备仔细检查一遍。我去队部了解下情况,看是不是需要我们增援。大家都做好救灾准备。”杨大林立即布置工作。  “是。”副队长陈海涛作出应答。  “铃铃铃——”二十分钟后,营区骤然响起紧急集合号音。队员们迅速奔向训练场,三十七秒完成了紧急集合。  “报告队长,猎豹救援队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陈海涛站在队列前向杨大林报告。  “稍息。同志们——”“沙”、“啪”队员们稍息后又立正,静听杨大林讲话:“根据上级通报,离我们所在位置180公里的西云县发生强烈地震。地震导致了目前那里的通讯中断。具体灾情仍不清楚。因为震级很高,估计那里的灾情会比较严重。目前,上级部门正在想方设法与西云县取得联系。上级要求我们猎豹救援队做好紧急救援准备。一旦西云方面需要,我们必须在时间赶赴灾区,执行抢险救灾任务。接下来,各救援小组按预案必须在15分钟内领取清点好物资,检查好装备,随时进入待命状态。同志们,党和祖国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接受党和人民的考验,有信心吗?”  “有!”地动山摇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云霄。    (二)  八时三十七分,距离西云县强烈地震三十五分钟后,猎豹救援队奉命赶赴灾区执行抢险救灾任务。  八辆特勤装备车辆风驰电掣般行进在通往西云的公路上。这不是一支普通的车队,它装备先进,科技含量高,现代化设施齐备,通讯功能强大,救援官兵综合素质高,救援技能全面,是省武警总队精心打造的一支专业救灾快速反应部队。  九时四十一分,猎豹救援队行进到距西云40公里处,一块约千公斤的巨石横卧在公路中央,阻塞了前行道路。  杨大林仔细查看了巨石状况,命令用炸药炸开巨石。陈海涛立即率第三救援小组展开作业,只见救援队员们迅速手持高强压电钻、纳米电钻、激光束钻、脉冲高压钻等高科技先进装备器械,仅仅五分钟便在巨石四壁打出了八个石孔。爆破队员奉命填埋好炸药,只听“轰轰轰”几声巨响,巨石被炸成无数碎石。全体救援队员七手八脚迅速清理完碎石,用时十一分钟便打通了道路。  车队继续前行,但到距西云30公里处,又发现公路已裂断,车辆已经不能前行。  杨大林一面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一面果断命令全体救援队员携带救灾装备弃车徒步赶赴灾区。  西云县属于典型的山区地理地貌结构,公路沿山脚婉曲延伸,两侧则是延绵不断的山脊斜坡。受地震影响,山坡塌方形成的泥石流掩埋了公路,部队只能在乱石、废墟、岩壁间穿行。许多地方因山体坍塌严重,只身涉足都十分危险,何况每个队员都负有超过二十公斤的救援器材和设备。每当遇此情况,队员们都争先恐后冒着生命危险充当先锋,胆大心细地趟过危险地段,拉起安全绳,引导其余队员快速通过。  部队行进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了一处名叫仙人崖的地方。原公路右侧是一片近九十度直角的崖壁,左侧是一条小河溪。眼前,坍塌的岩石不仅全部淹埋了公路,并且填堵了大半个河溪。没有任何前行的道路。此时,余震不断,山崖上的碎石随时源源不断地坠落,部队连靠近都十分危险,更别说企望通行了。  杨大林焦急地查看着地形,寻找突破的方法。刘长顺建议说:“队长,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派人带上绳索,强行通过坍塌的岩石;然后,从对面的斜坡爬上崖顶,将绳索从左边的空缺处放下,大家攀绳而上。”  “那滚落的石头太吓人了。万一砸中,可不得了。”陈海涛看着眼前乱滚的岩石阻止道。  “行。只能这样了。时间等不起呀。”杨大林同意。  “就让我去吧。”刘长顺请缨。  “小心些,去吧。海涛,加强对崖壁的了望警戒,随时提醒长顺。”杨大林吩咐道  “是!”刘长顺领命,整理好绳索。陈海涛为他系好头盔带,目送着背影离去。  刘长顺开始快步跃上零乱的岩石,松散堆垒的岩石在外力作用下,逐渐发生晃荡,甚至发生毫无征兆的脱落。刘长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一步一步往前。他心里非常清楚,在这陡峭而且是泥流乱石上行进,稍不留神,便有滑落山底粉身碎骨的危险,不但白白牺牲自己,更重要的是完不成任务,影响到抗震救灾。一边提醒着自己,一边小心地伸出左腿试探眼前岩石的坚实程度。左脚尖刚沾岩石,尚未落稳,岩石忽然松动滑落,坠向山谷;紧接着崖壁一阵颤抖,“沙沙”、“哗哗”的泥流碎石从崖壁上端如细雨纷纷而下……  “啊——”  “长顺,余震了!小心呀。”  “二班长——”  突来的余震,舜间将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尖上。  刘长顺对大家的叫喊充耳不闻,屏住呼吸,使尽全身力量灌注双手,十指牢牢地插进泥石;并挺直身躯使之尽可能地努力贴紧崖壁……  “咚咚”伴着碎石撞击金属的声音,刘长顺感觉头部右侧如遭电击般出现麻疼感,随即头盔猛然右倾斜,一股热流顺耳鬓而下,但分不清究竟是汗水或是鲜血;刘长顺更明白,此时首要的是意识不能有一丝一点的松懈,使紧贴崖壁的身体大气也不敢换一口。  大约过了三十秒,尽管仍有泥流碎沙不断滑落,但崖壁已不在颤动。刘长顺确定余震已过,便又开始小心谨慎地探索前行……  三十余米宽的崖壁,刘长顺用了近二十分钟才艰难闯过。跳下一块岩石,汗水和鲜血已将整个身体浸泡得淋漓致尽,浑身找不着一丝干爽之处。此刻,刘长顺才意识到头部的疼痛;急忙取下头盔,打开急救包,对头部伤口进行了简单处理。来不及拧干衣服,只贪婪地舒了一口长气,刘长顺便顺着斜坡向崖顶攀登。日常艰苦严格的训练,造就了队员们坚强的心理素质和过硬的体能技能。连续的长途跋涉和闯过死亡线的磨难,丝毫没有影响刘长顺攀登的速度,仅几分钟的功夫,便成功地登上了崖顶。然后,迅速找到崖顶空缺处有利位置,抛下绳索。只是片刻的功夫,攀绳而上的队员们都成功登上了崖顶。    (三)  杨大林站在崖顶向西边的山谷望去,只见山坡上的电杆尽数倾斜或侧倒,电线断裂成无数碎段;山谷下聚居的三十余间民房,三分之一出现坍塌,受灾情况十分严重。他急忙喊来通信员,要过海事电话,向上级报告:“指挥部,指挥部。我是猎豹。”  “猎豹,请报告你们具体位置。”  “我们现在位置距西云县东约四十公里。刚翻上一个叫‘仙人崖’的崖顶;山谷下有一座村庄,估计有三十余户人家;现在从我们的位置看过去,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民房倒塌。猎豹请求,立即开展救援。”  “同意。你们的首要任务是救人。尽一切可能,救出群众;要仔细搜寻,不要留死角。”  “是。”杨大林挂断电话,发出命令:“目标:山谷下村庄。任务:救人。出发。”  猎豹救援队如猛豹下山,早已将一路疲惫抛向九霄云外,如一阵风般进入村庄。  田野里空坝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村民,突然看到猎豹救援队从天而降,一阵惊喜之后,立即升起了希望的曙光。  “啊!解放军来了!”  “解放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解放军同志,快帮我们救救亲人吧!”  村民们呼啦一下子围住了猎豹救援队,有哭泣、有喜悦,七嘴八舌诉说开来。一位老大娘“卟”的一下跪在杨大林面前,哀恳地说:“解放军,快救救我孙子吧!他被房屋埋了。他妈妈扒了半天,手都扒出血,也没扒出来。求你们救救我孙子呢。呜、呜——”  杨大林急忙扶起老大娘,说:“大娘,我们马上就去救你孙子。”随即再次下达命令:“各救援小组分别寻找目标,立即救人!”说完向大娘问明房屋方向,带领一个救援小组飞奔而去。  一座二层砖瓦结构的小楼出现在眼前。小楼的门窗、墙体破坏严重,旁边依楼墙而搭建的木屋横梁从楼墙上脱落,形成木屋整体倒塌。小楼顶端墙瓦坍塌的碎石瓦砾堆积在木屋残骸上面。一名中年妇女徒手忘我地扒刨着残墙断壁。杨大林带着两名队员一边立马投入清理废墟,一边询问中年妇女孩子所在的方位。中年妇女用血淋淋的手,指着眼前废墟下,哭诉道:“孩子正吃早饭,房屋一下就垮了。刚开始还能听到孩子哭声,现在啥也没了。解放军同志,快救救孩子吧。”  “大嫂,别招急。我们一定将孩子救出来。”杨大林一边安慰妇女,一边迅速与两名队员用十字镐、切割器、液压钳等救援工具展开作业。不一会功夫,废墟被掏出一个大洞,一名队员俯身观察,发现了孩子裸露的脚趾:“看见脚趾了。”  杨大林急忙指挥队员小心清除孩子周边瓦砾,保障孩子安全。然后取出承重“芳族聚酰胺气垫”置放在孩子身旁,再用钢瓶充上气体,孩子身体上方的残墟瓦砾便被气垫稳稳地拱托了起来,为孩子身体四周开辟出了旷阔的空间。一名队员抓住时机,匍匐着地,轻轻将孩子从废墟中抱出。  中年妇女一看孩子被安全救出,急忙从队员手中接过孩子。孩子因惊吓过度,在片刻的茫然后,确定自己已回到了母亲怀胞,便“呜——”的一声哭泣起来。母亲仔细察看了孩子,发现孩子除了受到惊吓,头额、手、脚和身体部分位置有些皮外伤外,并无大碍,急忙对杨大林和队员连声感谢。  与杨大林救援孩子的同时,猎豹救援队在村民的向导和帮助下,也展开了紧张的救援。  陈海涛小组赶到一座木质结构的平房前,连间的平房已整体倒塌。村民告诉说,平房里住着两位老人。陈海涛急忙用“蛇眼”(热红外生命探测仪)搜寻老人,显示屏上很快便锁定了老人所在位置。陈海涛迅速与队员一道展开营救,因为是木质结构的老屋子,施救起来相对顺利许多。不一会,东倒西歪的残木瓦砾便被清理出一条通道,隔着破烂的木板墙,可以听到老人呼救的声音。陈海涛一边安慰老人,一边与队员加速清理残渣。忽然,一根粗大的横梁一端担在墙壁上一端跌落在地上,横拦住进入老人房间的门框前,四周坠落的残木碎瓦牢牢地压住横梁,动弹不得。陈海涛让队员用电锯切断横梁,可是却出现了问题;担在墙壁上一端的横梁,如果在被当中切断后,失去支撑力,必然向下坠落,正好砸向老人所在的位置。陈海涛不及多想,立即躬身从横梁中段用肩头顶住,让队员立即切断横梁。如此一来,如果陈海涛顶不住横梁,或者有一点闪失,横梁坠落的方向就会顺着横梁突然失力的方向而来,顶着横梁的陈海涛就会十分危险。队员犹豫着不忍下手,陈海涛命令道:“哆嗦个啥。赶快切锯,救人要紧!” 共 1055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呈现原发性早泄应如何治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美人赋1

下一篇:霜天晓角西风追月

友情链接
烟台其他医院哪家好 日照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日照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屈光医院哪家好 宿迁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骨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株洲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湘潭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常德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内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儿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益阳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郴州眼底医院哪家好 郴州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永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阜新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安庆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营口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盘锦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铁岭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宣城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全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乌海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淮南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鄂尔多斯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安庆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运城有哪些综合医院 松原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公主岭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有哪些眼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