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工业设计激发更富含金量的武进创造

发布时间:2019-05-22 10:22:56 编辑:笔名

工业设计激发更富含金量的“武进创造”

工业设计激发更富含金量的 武进创造

工厂在制造一切,但产品利润已从制造向创造转移,这就是 武进制造 或者说 中国制造 所面临的困境。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工业设计系主任严扬一语中的。

鱼米之乡,工业重镇 无不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光环。然而,伴随着时代的车轮,武进也在迫切的寻求一条产业突围之路。

严扬认为,武进的工业基础和产业结构在长三角,或者全国来讲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缺失的工业文明固然需要反思,但更需要找到一条升级转型的样本。

在样本的缔造上,严扬和他的清华团队十分推崇 创意工业 的力量,工业设计加上雄厚的工业基础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在理想面前,和严扬一样筑梦武进的一大批工业设计师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企业如何才能不依靠 汗水工业 的微薄利润来成长,而是在核心技术的商业化方面有所突破。

立足武进破题,才能更好的提升更富含金量的 中国创造 。 这是工业设计师们的梦想。

梦想,加快武进创新步伐

工业设计被视为制造业升级转型的发动机,当武进制造业遇见工业设计,又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严扬,带着 先进城市慢速交通系统 的梦想来到武进。

对于严扬和他的六零九零团队来说,不远万里从北京来到武进,吸引他的,正是武进强大的工业基础,以及作为全国重要电动自行车生产基地的地位。

因为, 先进城市慢速交通系统 ,是基于电动自行车基础上的一种延伸设计,拥有 低碳 、 时尚 、 高科技 等更多内涵。

未来的城市交通,应该是以高速发达的公共交通与小型低碳的个人自主交通相结合的并轨方式,城市交通有着美好的未来。 严扬说到,常州是中国三大电动车生产基地之一,产业良好的环境对于实现他的梦想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条件。

可在初和武进企业接触的过程中,严扬发现,对于工业设计的概念,不少电动车生产企业还是陌生的,多数还停留在 外形设计 的层面,没有认识到其对产品功能和结构的规划设计。其中,不少企业仍然处于代加工阶段,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工业设计的需求。

当然,也有个别电动车企业将视觉延伸到了电动车的未来?这一点与严扬不谋而合。比如,将电动车改造成便于携带的折叠型,或者折叠后像带有轮子的行李箱一样,亦或者在电动车上根据需要配装能提供热能和冷气的外罩等等。

严扬的梦想得到了不少电动车企业的响应,这让严扬倍感欣慰。改善外观和使用性,无论视觉感受和用户体验都要达到水准,这是严扬团队的目标,而一批模型也即将揭开面纱。

相当于这样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想法,严扬和他的六零九零团队在武进合作的个项目却是常州速骏电子有限公司,该公司并不是电动车生产企业,但在防静电控温焊接工具、全自动焊接机器人和全自动点胶机器人等方面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科技型成长企业。

目前,严扬和他的六零九零团队深度参与到了速骏的全系列产品,从设计的专业化角度,产品的精细化程度到产品的外观设计再到企业战略布局,六零九零团队跟速骏的产品进行了无缝对接,不仅提升了速骏产品的整体形象,还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

一名合格的工业设计师,小到一枚图钉,大到一座建筑,无所不包,对于武进而言,由武进制造升级为武进创造,是工业设计师扛在肩膀上的重任。 严扬告诉,速骏是一家用世界眼光发展的企业,其全线新产品预计今年下半年就将在美国上市。

转型,武进需要新核动力

从字面上讲,制造与创造,一字之差,却暗含深意。

早在2011年,武进就提出了 智慧武进 这一概念,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大力发展武进的智慧产业。

在国内工业设计运营团队 江苏同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彤看来,发展智慧产业,促进 武进制造 向 武进创造 转变不是喊出来的,需要扎扎实实的付诸实践。

武进产业以加工和零配件配套为主,这是一个被动的、依托于上游企业的寄生产业,如何能够自主创新发展品牌,提高整个产业的生命力和穿透力是许多企业都要考虑的问题,而这其中的一个重要抓手就是工业设计。

2011年9月20日,武进工业设计园在高新区津通国际工业园正式开园,成为武进工业设计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目前工业设计园内已集聚了南京艺术学院艺术设计院、六零九零设计有限公司(清华美院工业设计系的教授团队)、智丰设计(浙江大学国际设计研究院)、上海龙域设计(中国工业设计十佳设计服务机构)等12家国际国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企业。同时,还有12家企业正筹备入驻。

工业设计是以工业产品为主要对象,综合运用科技成果和工学、美学、心理学、经济学等知识,对产品的功能、结构、形态及包装等进行整合优化的创新活动。 严扬说,这种创新活动,正是现在的武进工业所急需的。

就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从工业设计高峰论坛到多场 设计与制造 对接洽谈会,从与本地制造企业频繁接触到工业设计理念的逐渐渗透,工业设计的能量,正影响着武进。

除严扬的六零九零团队与常州速骏电子合作外,常州节安得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也向优易设计抛出了橄榄枝,合作内容涉及企业品牌策划、工业产品设计、产品交互设计、三维虚拟现实等方面;艾金鹰与创生医疗合作,通过企业形象推广,成功帮助创生医疗将其创伤、脊柱系列产品推广到南美市场;龙域设计与友奥集团合作,帮助企业分析产品定位,重新规划了产品线和产品风格,树立了产品新形象

我们要做江苏省,要聚集上百家企业,上千人的设计团队,年产值十个亿,拉动上千亿的工业产值。 对于武进工业设计园的未来,张彤充满信心。

信心,一方面来自于工业设计本身强大的经济撬动效应,按照美国的数据经验,在工业设计上投入1美元,将拉动2500倍的产值,在日本是1000倍。另一方面,就目前来看,入园的设计企业也都是国内的。

中国的工业设计水平处于上升期 ,我们提出的是投入1美元拉动100倍的产值。像六零九零清华美院,那是全国工业设计的端,还有南艺和江南大学等。 工业设计园之所以对学院派推崇备至,是因为张彤觉得,学院派的整合性和络的覆盖比单一的设计公司要大得多,后续的资源更丰富。

其实,一组数据也能更清晰的看到武进工业设计园的未来。截止目前,园区已取得了设计服务合同250多笔,合同金额超过1800万元,将撬动18亿元的产值。

未来,自主研发需插上翅膀

如果说,市场竞争过去是价格竞争,今天是质量、营销方式的竞争,那么明天必将是设计的竞争。

要想实现中国创造,首先就要尊重创造,尊重知识,尊重技术,而对知识产权和技术产权的保护是当前迫切的问题! 这是严扬和优易设计总经理杨继栋等一批工业设计师的困惑。

实际上,工业设计的作用还是引导产业转型设计。中国的制造业是世界强的,但中国的品牌,中国的自我知识产权,却一直没有像制造那样能够走在国际前列。发展工业设计,就是要正确认识工业设计,就是要自我创造,要提升创新能力。

和国内许多工业设计师一样,严扬和杨继栋也始终坚持中国应该推崇 创意工业 的力量。以韩国三星公司为例,三星正在用中国的世界工厂去 设计一切 并 创造一切 。例如,三星会根据记录的不同国家、种族、性别、年龄的 消费者 ,将冰激凌、鸡头、啤酒、牛奶以及其他食品存放的位置,来设计冰箱的抽屉和储藏室。三星也会每年斥资数亿美元用于改善电冰箱、洗衣机、和MP3播放器等所有产品的外观、触感和功能。其成功的战略模式,很大部分来源于1997年英国首相布莱尔提出的 创意工业 ,即那些根植于个人的创意、技巧和才能的产业。

然而,几乎所有的设计公司都遇到 做不大 这样的瓶颈。当然,每家公司都喜欢做原创的东西,但迫于生计,只能接短、频、快的单子,这样就丢失了与理想。但自主研发是梦想,才能限度的帮助企业提升。杨继栋分析道。

纵观武进工业设计园的发展,你会发现,其本身的商业模式也在瞧瞧发生着变化,原来传统的订单式服务已经只是它整个商业模式的一部分,更多地强调给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其业务战线也因此拉得更长:从前端的企业战略规划、产品线规划、产品策划、品牌策划、市场研究,到后端的供应链服务,不仅帮助客户设计好,还帮他组织、生产、制造。

设计者精于的是设计,但搞营销是外行。张彤抓住了弱点,工业设计园要抓住微笑曲线的两端,设计是一端,市场是一端。工业设计园的作用就是要能够让一个好的设计成果,直接到市场上去要效益,中间环节就需要园区来消化。这是当前让设计企业利润化的一个理论途径。

其实在国内工业设计比较发达的广州,那些工业设计单位已经不大接订单式的合同了,主要都是自己搞研发,张彤认为,这也必将是武进工业设计园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有创新研发才是未来工业设计的主流。

工业设计师不能只关注赢利,否则就没有产业的未来。 武进国家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杨鑫才表示,常武地区制造业发达、外向度较高,正进入品牌锤炼、个性跃升阶段。制造业的转型,是产品优化、提升的过程,工业设计大有可为。

韩红军

十 方

圣东尼纺机建技术交流平台助产业升级
风度温度统统要来条毛呢裤好出街
高清监控在2011冲量智能由噱头走向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