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中国能源外交的三个关键词中国能源外交的三

2018-11-28 13:21:25

中国能源外交的三个关键词-中国能源外交的三个关键词

中国超过一半进口的原油来自中东,80%左右的进口石油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运输。过于集中的油源、单一的海上运输线,再加上振荡的难以预期的高油价,凸现了中国外来能源供给的脆弱和风险。如何建立可安全依赖的国外能源供应体系,是新时期中国能源外交面对的重大命题。中国能源外交的三个关键词——专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夏义善本刊 周盛平中国必须参与国际能源再分配 :中国对外来石油的依赖程度如何? 夏义善:虽然中国总体能源对外依赖度只有6%,但对外石油依赖度是比较高的。去年,我国产油1.75亿吨,净进口原油1.17亿吨,对外依赖度达到40%。到2010年,我国石油对外依赖度估计要超过50%。 石油利用多寡是现代化与否的重要标志,我国石油消费量的增加是与现代化进程同步的。从1993年开始,中国就成了石油纯进口国,目前已是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但是,我国石油已探明储量只够用十几年,大庆等油田已过产油高峰期,可以发现的大油田不多,只在西部地区或深海地区还有希望。这样,到2020年,我国石油生产能力多能提高到每年2亿吨。 目前,石油在我国总能源消耗中的比重是22%~23%,以后要争取把这个比例固定下来。即便如此,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扩张,我国石油消耗的量和人均量都要增加,石油缺口将进一步加大。要解决问题,除了开发利用新能源和可替代能源,以及煤层气和可燃冰等非传统能源,我们还必须参与国际能源的再分配。能源外交的三个着力点:资源、油路、油价 :我们参与国际石油资源再分配面临的问题有那些? 夏义善:目前,我国从国外引进石油有两种渠道:一是通过贸易,从国外购买现货或期货,二是通过购买国外油田或公司的股份,根据股份多少分得份额油。前一种方式容易受到油价波动的影响,安全、有利的还是份额油。目前,我国的份额油比例还很低,不到进口总量的20%。 有了资源,要确保能够安全地运到中国来,油路通畅非常重要。中国外来石油90%靠海上运输,海路主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但马六甲海峡海盗猖獗,影响油路安全。 高油价对中国也是重大威胁。去年我国进口石油花费400亿美元,今年估计超过500亿美元,多花100亿美元,但进口量只增加了1000万吨,主要原因是油价涨了。 因此,中国参与国际能源再分配,三个方面重要:资源牢靠,油路畅通,油价稳定。这些是我们能源外交的着力点。能源外交的三个关键词:多元化、合作、共赢 :中国如何通过外交来保证能源安全? 夏义善:能源外交不仅仅是一种国家行为,不仅仅是、外交部在进行决策和执行,其他人员也可以参加进来,比如石油公司可以进行谈判,比如有关学者可以宣传中国政策。因此,能源外交需要多层次全方位去开展,可以说是一种全民外交。 中国能源外交追求的目标是多元化。多元化首先意味着进口来源地的多元化。我们不仅要从中东进口石油,也要从俄罗斯、中亚、拉美等地进口;其次是方式多元化,不仅买现货,还要买期货,不仅要买,还要开采,要修管线;再次是能源品种多元化,既要引进原油,又要引进成品油,既要引进天然气,还要引进液化天然气,我国沿海正在修建液化气接收站。 中国还要依靠国际合作。合作的范围很广泛,比如石油开采、开发、加工,节能和提高能效,抵御油价风险,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煤的清洁利用,非传统能源的开发等方面都可以合作。西方在这些方面拥有技术优势,我们可以在合作中学习。 我们还提出应有新的能源安全观,即国际能源合作是不可分割的,是共同的,一个国家受到的能源威胁一定会影响另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世界各国需要通过合作保证国际石油供应稳定,这种合作是互利、共赢的,我们从不主张单方面获利而使其他国家利益受损。 :近年来,中国能源外交在上述理念的指导下取得了那些成就? 夏义善:成果非常多。我们在苏丹拿下了一个项目,年产1000多万吨石油,正在顺利开采。我们在哈萨克斯坦拿到一个油田,年产700多万吨,我们在伊朗、加拿大等都有项目。我国的目标是争取将每年2000万吨的份额油增加到3000万吨,甚至更高。 管线方面,由哈萨克斯坦通往中国的石油管线今年年底就能建成,初期年输油量1000万吨,以后要达到2000万~3000万吨,不仅运输份额油,还运输其他油田以及来自俄罗斯的油。俄罗斯已经确定要修建通往大庆的输油管道支线,2008年修通,初期年输油量2000万吨。另外,俄罗斯还准备加速向中、韩修建天然气管道。 近一年,中国还与中东、印尼、澳大利亚等国谈成一批天然气项目,共3000万吨,对弥补我国能源不足将发挥重要作用。能源外交如何扬长避短 :中国能源外交的优势和劣势有那一些?怎样克服我们的不足? 夏义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佳,信誉良好,与一些产油国传统上有很好的政治关系。中国石油开发队伍素质过硬,能吃苦耐劳,克服艰苦条件。中国公司不挑肥拣瘦,能在老油田想出找油的新方法,别人废弃不要的油井,同样可以打出油来,这是我们开展能源外交的优势所在。 现在世界石油资源基本被瓜分完毕,大部分由西方石油公司控制,这是我们面临的劣势。西方公司不肯将股份转让给中国公司,中国能够进入取得份额油的都是风险很大、成本很高、效益较低的边缘地方。如我们开采加拿大的石油,成本高达30美元一桶,而西方公司在中东每桶只需2~3美元,在俄罗斯只需6~7美元。 另外,我国1993年才开始参与国际石油再分配,在技术、资金、管理、经验等方面都有不足。而且,“中国能源威胁论”对我国有干扰。这就迫使我们不仅要与能源生产国发展关系,也要与消费国建立友谊。 :多元化战略有风险,中国外交如何规避? 夏义善:要规避政治风险,就必须加强调研,国家要与所在国处理好关系,企业也要与所在地政府和民众搞好关系,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要帮助当地发展,回馈当地。 经济风险与政治风险是相联系的。经营者需要有精明的国际商业头脑,要洞察所在地区的发展动向。

陶瓷波纹填料
玻璃切割机
黄金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