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重生都市之仙界 第1099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发布时间:2020-01-17 05:38:04 编辑:笔名

重生都市之仙界 第1099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着石猴那气急败坏的该死声。

秦凡不置可否地在闲庭信步的沿壁而行中戏谑一笑。

玩味出声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不对,不对,就是不对!”

顽劣的孩童秉性尽显无遗。

石猴迎着秦凡的玩味话声大喊道,“我有这铁棒醉舞魔,我有这变化乱迷浊,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嗯哼?还醉舞魔乱迷浊,踏碎凌霄放肆桀骜?哈哈-!好,那你舞一个给我看看,乱一个给我瞧瞧!还踏碎凌霄放肆桀骜?你连五指山都踏不出,又何来的碎凌霄放肆桀骜?”

秦凡兴致十足地对石猴进行起了暴击来。

那讥讽的戏谑笑声霎时间让石猴涨红了脸。

他愤怒,极度愤怒。

可在秦凡这些话语下,他似乎难以找出可以辩驳的。

当下的他,是真舞不起乱不了啊,更何况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红着脸的石猴语塞了,“我,我-我!”

“我什么?如来把你压在这里几万年,你就悟出了吹牛之道?哈哈!”秦凡继续补刀。

“你放屁!只是世恶道险让我终究难逃而已!待我脱开这该死的五指山之时,我定会雪耻这几万年的镇压!”石猴歇斯底里地仰头狂吼。

只不过可悲的是,至此他都还不知道是为何魔出声。

按照四界中的说法,单以实力而言,石猴是四界中有可能达到魔帝当时的高度的,奈何此泼猴天生顽疾秉性,并且志不在笑傲四界。

对于石猴来说,他很单纯,单纯到一门心思只想玩,故此白白浪费了那以混沌之气而成的造物之身,如若不然,怕是早就成为了魔帝之后的又一位四界煞神!

但没有那么多的如若,现在石猴的下场就是被如来镇压在了这五指山之下,而且一压就是几万年!

“待你脱开?几万年过去了,你脱开了吗?你又觉得你有脱开的可能吗?万年又万年,只要你不喊一声佛祖我错了,如来会把你放了?”

距离山下越来越近,可秦凡的暴击伤害也随之越来越高。

对于石猴的心理伤疤,他毫无避忌地揭开来撒盐。

“放屁!我齐天大圣怎会朝如来老儿低头认错?佛祖?千万让我有机会出去,否则我屠佛证道!”

在秦凡那一而再地刺激下,石猴的情绪愈发癫狂暴躁。

喊一声佛祖我错了?

不!!!

这不可能!

如果低头,那他还是齐天大圣吗?

如果低头,那他岂不是白白被压了数万年?

“泼猴啊泼猴,看来本帝没看错你啊!不错,哈哈,不错不错!”

没有再继续**石猴。

在即将从山壁上旋身一闪。

嗖地一声挽着柳云烟出现在了山脚,出现在了石猴眼前。

“人界之士?你们竟然是人界之士?而且还进入到了妖界之中?不对-不对,人界之士怎么会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我跟如来之间?”

当火眼金睛发起把柳云烟洞悉在眼中后,石猴忘了愤怒忘了发狂,不可思议地惊喊起来。

虽然他看不透秦凡,但却看穿了柳云烟的本质。

所以他想都不想便也把秦凡归拢成了人界之士。

“这个重要吗?”敛去脸上的戏谑玩味,秦凡淡淡笑问。

“该死!难道本大圣都沦落到被人界之士奚落了吗?哈哈-!天庭,如来,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本大圣记下了,记下了!”

似哭又似笑。

石头仰头望着那蓝天歇斯底里地狂喊起来。

只是眼中却缓缓地流出了两行清泪。

他恨,恨啊!

连被四界视为蝼蚁的人界之士都奚落嘲讽他,他是真委屈真憋屈!

无以复加的被羞辱感疯狂地从心头涌起!

此时此刻的他不恨这两位蝼蚁般的人界之士。

所有的仇恨根源直指天庭与如来。

都是拜他们所赐,都是拜他们所赐!!!

“想出去吗?”

似乎能理解石猴的委屈不甘。

秦凡没有对他这番有任何的不满愤怒。

转而淡声平静问道。

“出去?我做梦都想!可是我在这该死的五指山下连做梦都是的!该死的如来为了让我处于煎熬中,头上的金箍让我根本就无法入睡!只要我一尝试入睡,脑袋便有如炸裂!”

知道对方是蝼蚁般的人界之士后,石猴褪去了自己的狂躁。

并不是他对人界之士有好感,而是他不屑于对人界之士动怒!

再不济他都曾是让天庭大乱的齐天大圣,与人界置气?这太跌份了!

纵然他现在被压在五指山下足有数万年,可那份专属的高傲未曾缺失!

“跟本帝一同踏上复仇路吧!本帝可以给你自由,可以给你脱离如来掌心的机会!”

轻轻地颔了颔首,秦凡道。

“你放-!”

还没把话说完。

石猴意识到了秦凡话中的本帝二字。

猴眼立即竖瞪而起。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半空中。

混沌魔犬在闻言之后立即愤怒无比地冲下。

扬蹄朝着石猴的脑袋疯狂扫去。

只要一扫中,哪怕石猴再不可一世都会就此终结。

“小黑!”

知道混沌魔犬想干什么,秦凡轻声一喝。

关头之下。

混沌魔犬这才挪了下方向。

原本就要轰在石猴脑袋上的犬蹄堪堪错开。

砸在了石猴脑袋上下左右的山壁上!

轰声震起。

整座五指山都为之剧烈地摇晃起来。

犬蹄所砸之处,赫然洞出了四个巨坑。

每个坑与石猴脑袋只剩一指之厚。

连妖皇全力一击都击不起半粒石屑的五指山就这么被砸出了几个巨坑?

刹那间。

石猴脸上写满了惊骇与惶恐!

在这足以能让他看到出逃希望的一击中他忘了激动。

全然沉浸在那种匪夷所思的不敢置信里。

那般磅礴的魔息。

这般挑衅如来的实力。

再抬头间。

当看清混沌魔犬的模样后。

恍惚间,他似乎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只是,只是,只是这怎么可能!!!

“魔帝大人,此泼猴三番两次挑衅您的尊威,何不灭了他!复仇之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回甩过身。

混沌魔犬压下了情绪中对石猴的愤怒,看向秦凡道。

“的确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可本帝想重温一下泼猴这厮大闹天宫的画面,哈哈!”

秦凡不置可否地爽朗笑了起来。

长春有那些牛皮癣医院
京都儿童做检查去那个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医院
日照白癜风权威专家
遵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