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气运之主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记忆中的借书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4:13 编辑:笔名

气运之主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记忆中的借书

“这两个人就是特殊名额进来的新人吧?我记得那个是拓飞,拓丞相的儿子!”

“嗯没错,另外一个叫临天,前些日子,我在凤轩楼见过,却是有些才华,九霄龙吟诗啊,就是他写的。”

“哼哼,这两人确实不错,不过可惜啊,在这翰林院还只是一个新人,应该是不知道书楼的‘价钱’,八成等一下要傻眼了。”

此时周围的议论声渐起,对于临天您和拓飞借书的量有了质疑,只是当事的两人,还是没有任何的察觉。

登记处的先生看了看二人,随后脸上扬起了微笑,那笑容很是和蔼可亲,给临天二人的感觉非常的好。

“把你们的书抬上来吧,我这就帮你们登记,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要再次问问你们。”

“先生请问。”临天和拓飞一同回答。

对于对方要提出问题,他们俩也没多想,随口便是答应了。

先生点了点头,“恩,你们确定,真的要借这么多的书?”

临天和拓飞点了点头,临天心中明白了,可能是自己和拓飞拿的书有些多,所以让先生起了疑心。

“是的先生,我们要备考今年的举人考试,所以准备一次多借一些,这样比较省时间。”

“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们可知道,这个借书的费用可是很昂贵的,你们确定吗?”先生再次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拓飞自信一笑,他从小担心很多,比如自己长得不够帅,又或是自己喝不到酒,然而钱这方面,他是不担心的。

他看着那人说道:“先生就放心吧,这些书我们确定是要借的,钱不是问题,你就登记算钱吧!”

拓飞说完这句话后。自信笑了起来,仰头朝天,很是骄傲,这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子有钱。我怕谁的感觉。

看着拓飞这样的回答,中年先生眼神更加的明亮了,随后二话不说,赶紧让身后的人开始登记算钱。

不多时,已经有很多的人过来旁观了。其实临天和拓飞可能不知道,他们借的书的量,可能是近年来多的了。

所以此刻,甚至连二楼都惊动了。

“这两人是疯了吧,借着么多的书?”

“是啊,虽说这一层的书相对便宜,但是也没想象中那么便宜,只是相对而已,看他们这分量,估计加起来都能借一本圣人篇章看上一个月了!”

“哼。看着吧,等一下这两人就该傻眼了。”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登记的人忽然说道:“你们二人是票据,还是金银?”

“哈哈,当然是金银,我拓飞不带着几千两出门,都不舒服,说吧多少?”拓飞极其自信的说着,出门带上几千两,确实不是小数目。

然而此时。过来看热闹的人,看着他的表情,却没有惊讶,反而都是一阵摇头。

“哦那就好。这些书借去,可供给你们品读一个月的时间,共计十二万两!”男子平静的说道。

“什么,十二万两?恩,确实贵了些,那我没有这么多现金了。给你银票吧。”

拓飞有些没想到这书的价钱这样贵,不过十二万两白银,他觉得还是有的,然而当他把银票拿出去的时候,却传来另一道声音。

“哦,我在准确说一下,是十二万两黄金!”

“什么!黄金!你怎么不去抢啊!~”此时一直淡定的拓飞突然大声的喊了出来。

他本来还以为是十二万两白银,那他却是还能支付一下,毕竟临天暂时不能赚钱,也没有钱,所以自己也算装一把富人。

可是听到了这里的价钱之后,他一下子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书楼借书的价钱,竟然贵得惊人,这些大众的书籍,虽然借的多了一点,可是怎么想也不可能到十二万两黄金啊。

拓飞有些急了,“你们这是翰林院的书楼?我看是土匪吧,这么贵?”

临天并没有失态,可是他的疑问和拓飞是一样的,确确实实,若是圣人篇章或是学术学派的书籍,借来看看,花个十几万两也就算了。

可是眼下的自己选的书,都是比较大众的,就算不在翰林院里面看,去到外面,细心找找,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所以临天也很不解,这里的书,为什么这么贵,而且只是借书的价格。

登记处的先生看着拓飞,双眼微微一眯,“我刚才可是问过你了,你说你有钱,确定要借的,不过这个价格,翰林院历来如此。”

此时临天终于明白了这位先生为何一直这般和蔼,原来是上嘴的羔羊来了。

拓飞有些不信,说道:“十几万两黄金!你这书难道也是金子做的?”

先生轻笑,看着拓飞,就像看到了一个小金库一般,双眼发亮,“嘿嘿,贵是贵了点,不过我可以很认真地说,他们却是值这个价钱,我知道你是谁,拓丞相家的公子对吧,嘿嘿,当朝丞相世子,不可能连这点钱都没有吧?”

拓飞此时脸色涨红,说实话,若是几万两白银他确实有,可是十二万两黄金,这可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目了。

他自幼花钱也算大手大脚,可是这样的数目,可能都够他一年铺张浪费的了,然而在这里,却只能是借着几本破书,看上一个月的。

可能任谁在这里都觉得不可能,也不会出这个钱。就连临天都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宁可自己去外面找书看。

他本来就是囊中羞涩,前段时间的一千两,也买了一本《大玄典籍》,今天本来借书的钱,也是准备和拓飞借的。

可是此时,当他看着这样的价格之后,他也觉得,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了。

然而,临天还有一个疑虑,就是即便这样昂贵的借书费,可是为何。翰林院的是楼里,借书的人却这般得多,而且大多数的人,可都是不是新人。看起来都是翰林院的老人。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翰林院书楼的价格,可是问什么他们还是愿意过来借书呢?

拓飞此时脸色不是很好,他想装一次有钱人,好好地在众人眼前威风一下,可是他身上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加在一起,可能十万两黄金都不够,可是他之前已经把话放出去了,若是不借,可就太没面子了。

而且他的这些钱,是拓丞相给他的近期的生活费,临走的时候,拓丞相说了,考上举人为期限。考上举人之前,这些钱若是提前用完,也不用再找他要了,因为这些年,拓飞在‘烟花之地’花的钱太多了,所以丞相要好好管制一下他。

拓飞咬着牙,看着人男子,说道:“你,你这书我看就是大众货色,你倒是说说。到底哪里值得十二万两黄金?你若是不给个解释,我也没办法花这个钱了!”

对于拓飞的问题,先生们并没有不耐烦,而是看着拓飞。轻轻的微笑,对于书的价值很有自信。

男子看着拓飞说道:“看得出你也是刚来翰林院,你随便拿一本书过来。”

男子的要求很奇怪,不过拓飞也没有多想,既然他要求了,那便拿出一本。随手递给了登记处的先生。

男子接过了书,随意的翻开了一页,而后展开给临天和拓飞看去。

临天和拓飞低头一看,这书上面,除了正文,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好像是上面的批注,或者某人看过之后的感想。

看着二人惊讶的表情,男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指了指小字的一旁,上面写着几个更小的字,不过可以看出这是署名。

这很奇怪,一般书楼的书,是不允许在上面乱写的,然而不知为何翰林院的书却这般如此。

临天面色平静,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名字,直到他看清了之后,心中顿时一震。

“莫非这是……”临天的话只是说了一半,随后便停止了。

不过拓飞却有些不明白,“莫非什么啊,话别说一半啊。”拓飞有些着急。

先生微笑点了点头,“看来你已经看出来了,没错,我们翰林院的这些书,上面都有着不同年代前辈们的批注。”

男子继续说道:“曾经从翰林院出去的人才数不胜数,而这些人也都是在书楼学习的,他们总结下来的东西,便更为珍贵,而这些总结的东西,便全都写在了这些书籍上。你此刻看到的,说不定就是一位曾经的天子门生所写的呢。”

“翰林院的书楼,圣人篇章,学术之文

,复杂繁多,然而,这些除了他们名贵的价值之外,更为昂贵的,便是先人们的读后总结,越是文位厉害的人写的批注,书籍也就越贵,因为这里的价值便是不可估量的。”

“上面的批注,是他们总结的结晶,你们挑选的书籍,还只是一般的书籍,你们可以想象,楼上的那些圣人篇章,那会是什么价格,而且能给圣人篇章写批注的人,你们觉得,他会是什么样的文修?”

男子解释了很多,而且一句很是震撼。

没错,圣人篇章蕴含大道真理,若是能给这样的文章作批注,那此人的境界,起码也要是同一境界才行。

反过来想,也就是说,这里面的书籍,绝不仅仅是表面的价值,若是能够学习到前人们的总结结晶,那这个价格可绝不冤枉。

说到这里,临天也终于明白,这些书籍的价值了。

拓飞并不是傻子,自然也能明白这里面的价值所在,此刻他终于不再急躁,平静了下来。

拓飞看着后面的书籍,又看了看面前的先生,突然表情变成了献媚。

“额,这个嘿嘿,先生您看,我知道了这些书的价值,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钱,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这里有大概七八万两,剩下的钱先欠着,我回头和我爹说一声,给你补上行不行。“

“不行!”先生的表情突然变得吝啬,眯着眼睛看着拓飞。

“没有钱的话,那就不要借书,我们这里概不打欠条,付得起多少钱,你就借多少书!”书院先生回答得很坚定。

此时拓飞和临天顿时苦恼了起来,听过了对于书楼书籍的介绍之后,两人更加的想把这些书借走了,只是却是没有那么多钱。

拓飞的七八万两,恐怕只能借走一半,可是这之后若想再借,那就没有钱了。

面临到这样的问题,却是很是苦恼,拓飞的脸色也有些涨红,这可是他人生次,面对钱不够的场面。

临天看着登记的那人说道:“不知道书楼除了花钱借书,可还有什么其他的规矩吗?”

临天问过之后,一旁的拓飞顿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没等那人回答,便着急的抢先一步。

“对对对,没钱的话,用别的换怎么样?比如说国运诗?哈哈哈,我可跟你们说啊,我旁边的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国运诗临天!怎么样,若是给你们几首国运诗的原稿,总应该能够抵一些银两吧?”

临天无奈的偏头看着让拓飞,难道就这样被卖了?也真是不厚道,大话说的一大堆,还是要自己来。

不过拓飞说的也对,这也正是临天问话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想说事国运诗,一般的功名诗似乎也能换一些钱,不过他并不知晓价格。

听过了临天和拓飞的话后,男子眼睛一亮,“哦。原来你就是九霄龙吟的临天?”

“正是晚辈。”临天恭敬的回答道。

“恩,这么说的话,你们的提议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这诗文的价格,需要评估,也不是所有的诗文都能换钱的。”

“那依先生的意思,什么样的诗词能够有资格换些书来看呢?”临天问道。

先生笑了笑,“一般的诗文,说实话,我们这里还真看不上眼,毕竟这里可是翰林院,除了斩运诗,其他的一些功名境界的诗文,都不足一看,不过国运诗那就例外了,嘿嘿,若是九霄龙吟是的原稿,倒是可以考虑多给你们一些书借。”

原来这位先生一开始便瞄准了临天的九霄龙吟诗词。不过很可惜,就算临天想给,他此刻的手上也没有。

一首给了凤儿姑娘,一首给了玄德,还有一首给了赵若语。

“可是晚辈此刻的身上并没有这样的诗文原稿,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临天问道。

“没有了吗?”先生若有所思,不一会看着临天笑了笑。

“没有也没有关系啊,你现场写一首不就完事了吗?怎么样,我也不为难你,你若能写一首国运诗送给翰林院书楼珍藏,我就破例,给你打个折,一首国运诗,加上他的八万两黄金,这些书,让你们看一个月!”

先生说完,全场安静,所有的人都关注了过来。

其实这样的事情,早很早以前就有过,因为这里借书实在太昂贵了,更别说楼上的一些圣人篇章。

所以很多时候,书院便给了一些其他的规则,就是给那些有才华的人一个捷径。

那就是凭借着自己的诗文的价值,换取向相应的书籍。不过这很难,真的很难。

就算是一首国运诗,虽然珍贵,但也只能换一次,从古至今,更没有人能够每次都用国运诗换书看的。

临天看着先生,没有任何的迟疑,“好,那就用国运诗‘抵剩下的银两’!”(未完待续。)xh:.126.81.50

康缘药业在全国中医药排名
婴儿手心出汗
薏芽健脾凝胶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