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寂静王冠第六百二十六章天才构想

发布时间:2020-01-19 22:39:20 编辑:笔名

寂静王冠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才构想

两个月之前,在教团的推动之下,阿斯加德人对被革命军控制的高加索王国开战。

这是一场注定胜利的战斗,至少一开始所有人都这么想的。

双方兵力悬殊,高加索王国节节败退,东西两线完全失守,第三军团长驱直入,可怕的时候,距离高加索的首都只有四十公里。

然而,在十六天之前,一夜之间,局势逆转。

名为‘救赎’的武器列装在在两千名革命军成员的手中列装完毕,紧接着,在三个小时后,这一支由农夫、手工艺者、破产商人、失土地主组成的军队,在老年兵的带领之下,竟然将阿斯加德人精锐的第三军团尽数全歼。

六万名精锐的士兵永远埋骨在雪原之上。

就像是一个荒谬的笑话。

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国力稳居西方的阿斯加德节节败退,在短短两周之内,失去了在高加索占领的领土,甚至短时间内不敢在正面进行战争,只能通过迂回的方式在海上对高加索实行经济封锁。

一时间,所有国家都将视线放在那一件名为‘救赎’的武器之上……

透过粗糙的做工和简陋的技术,他们所看到的,是近乎无穷的战争潜力!

在这一个月之内,不论圣城如何禁止和呵斥,每一个国家的研究所都在为此疯狂,甚至半个月之后,就已经有不逊色于原版的仿造品流出。

就像是高贵强大的骑士死在了农民的弩箭之下一样。

战争的方式已经开始改变了。

这只不过是个预兆。

百目者纵然被击溃了,但它依旧算不上完全失败。

至少,他将深渊投向了物质界,也彻底令日益强大的诸国彻底的从圣城的枷锁之下解放,第三修正法案已经名存实亡。

所有人都清楚,动荡之年即将到来。

变革才刚刚开始,谁都想象不到,这个挣脱教团的监护之后的世界能够孕育出多少怪物……

叶青玄将视线落在斯特林外燃机之上,许久,忽然问:

“工作介质你们选用了什么?”

罗纳德沉默片刻,回答道:“我们尝试了各种气体之后,决定使用经过炼金转化之后的水银。”

“哦?”

叶青玄笑了:“为什么?”

那笑容不知为何,令罗纳德有些心慌。

他咳嗽了两声,整理思路,然后解释道:

“首先,炼金水银对温度非常敏感,只要达到沸点,两个标准单位的水银能够瞬间完成蒸发,而低于沸点的话,又可以瞬间凝结冷却,只要做好密封,作为推动活塞的工作介质来说,简直完美无缺。

而且,它生产的方式已经趋近成熟,虽然相比气体略显昂贵,但长期来看。比我们重新研究和普及生产所耗费的资源要少的多。”

“哦?性价比?”

叶青玄的眉毛挑起:“这可不是一般研究员的思路啊,看来罗纳德主任你的才能并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研究员呢。”

说着,他拍了拍罗纳德的肩膀,赞扬道:

“不错。”

罗纳德勉强地笑了笑,接续介绍道:“而且,通过目前的设计,我们可以灵活地更换外部的附件。

这样的话,不论是任何燃料都能够进行驱动,固态、液态、气态完全无所谓,只要有配套的燃烧炉,我们可以做到完全兼容。“

“普及性大大的提高了。”

叶青玄点头,鼓掌赞扬:“完美。那么重要的噪音环节,如何解决?”

提到这个,罗纳德就笑了起来。

“这个完全不需要担心。”

他指着外燃机的部件说道:“通过卡诺循环驱动的外燃机,相比原本的蒸汽机,的天然优势就是噪音会大大减少,只要做好基础的隔音处理,就不会引起任何的以太反应。

而且精妙的就是,我们采用了炼金水银。炼金水银会吸收外燃机运行的噪音,自行产生以太反应,为机械增加推力。

的缺点是启动过程需要漫长的预热,但是通过我们的公式所设计的全新循环,只有在预热阶段才需要提供外部燃烧,一旦机体运行,进入惯性阶段之后,炼金水银就会自行吸收运行过程中产生的噪音,进而提供动力。

而且,效率超出了原本机体的百分之六十。我们只需要极少的燃料供应,就可以将整个循环维持下去。

虽然无法完成小型化,但相比以太引擎,我们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

通过计算,同等造价的情况下,以太引擎只能驱动一台装甲,而我们的外燃机却可以带动一整个工场!”

说到这里,罗纳德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狂喜,手舞足蹈。

叶青玄却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激动,反而没有丝毫的笑容,只是颔首:“那么,现在开始进行试验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了。”

罗纳德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很快,运送燃料的推车被送了上来。

为了安全起见,其他的人都退出到数十米之外,只有叶青玄还好整以暇的站在外燃机面前。

就算原型机拥有着种种不确定性,但他并不认为失控的外燃机有能力对自己造成任何损伤。简直是在开玩笑,百目者和亚瑟都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让一台破机器做到了的话,那么它就可以去做天灾了。

挥手,示意罗纳德开始之后,叶青玄便静静地等待。

罗纳德犹豫了片刻,挥起铲子,蹩脚地往外燃机的燃烧炉中添加煤块,前后足足花了几分钟,还撒了一地。

很快,装填完毕之后,燃烧炉中升起了炽热的火焰。

炉前的罗纳德就已经汗流浃背。

五分钟之后,预热完毕之后的庞大外燃机开始微微颤动,宛如蜂群振翅的低沉声音中,叶青玄听见了活塞在核心中飞速运转的低沉声音。

启动完毕!

炼金水银蒸发膨胀,推动着活塞运行,又随着另一端的冷却流而再度凝结为液体,收缩。

庞大的动力随着原型机的运转而从气缸之内诞生,顺着线缆和机械结构,源源不断地传递而出,带动了远处作为实验对象的大型车床。

变速箱低沉飞速地运转,钢铁碰撞摩擦的低沉声音响起,车床震颤起来,齿轮运转中,主轴箱开始运转。

传动链开始旋转,一块块实心的钢铁运送至刀架的前面,尖锐的响起,刺耳的巨响中,钢铁被飞快的切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一块沉重的钢铁在合金车刀之下被切开,经历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工序之后,短短的数秒钟之后,一根经过打磨和抛光的中空钢轴从传动链上滚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测试人员冒着危险小步跑上去,掏出各种工具进行着检查,到,兴奋地抬起头,狂喜地挥手。

合格!

那一瞬间,窒息的气氛被打破了,所有人员都发出欢呼的声音。外燃机终于跨出了它的步,证明了自己的工业潜力。

在欢呼中,叶青玄忽然伸手,直接略过了试验场内的调控设备,自以太之海中抽取出大量的以太,银色的流光奔涌而至。

弹指间,警报声响起。

在他的面前,外燃机的所在之处从纯粹的白区上升至代表隐患的黄区,外燃机一震,继续运转,甚至速度还有加快。

五分钟之后,叶青玄再度挥手,以太密度笔直的攀升。

红区!

外燃机剧烈的震颤起来,迸发低沉的声音,令空气中的以太迸发流光,无数涟漪彼此膨胀,扩散向四周。

但还在安全区之内。

在外部环境的影响之下,外燃机的稳定性直线下降,甚至机体的主仓上浮现出一道道缝隙。在他身后,那些远远观望的研究员吞了口吐沫,拼命的祈祷着外燃机能够稳定的运行。

可是噪声越来越大,原型机的漏洞暴露出来。

没有做到完美的密封,导致机身的运转收到了外部环境的影响。

叶青玄沉思片刻,再度挥手。

黑区!

只是瞬间,轰鸣的巨响迸发,破碎的齿轮从机壳之中飞出,在上面撕裂出巨大的缝隙。齿轮碎片呼啸而来,在叶青玄面前戛然而止。

只差一寸就贯穿他的头颅。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外燃机轰鸣,喷涌出大量蒸发的炼金水银,紧接着,陷入沉寂。

随着它的停摆,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

失败了。

可是在寂静中,却有鼓掌的声音响起。

是叶青玄。

他拍着手,凝视着面前破损的外燃机,露出笑容,满心欢悦:

“很好,很不错,应该说,出乎我的预料!

罗纳德先生,你和你的研究组所制造出的成果,会令整个世界都为止震惊的!”

罗纳德愣愣地看着他,许久,犹豫地问:

“可是,刚才它不是……坏了么?”

“黑区是机械禁区,除了少数简单的机械能够稳定运行之外,根本没有大型工程机械运行的条件吧?更何况是根本没有经过测试和检查的原型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出乎预料的好了。”

叶青玄耸肩:“况且,我从没有想过要它在黑区中运行,甚至红区都不予考虑。它本来就是生产机械,从不是用来开拓的东西。它只要能够在白区和黄区的环境中顺畅运转,就已经满足了所有生产需求。

能够做到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不,是无与伦比,罗纳德先生,我很期待它正式生产的那一天到来。

希望你们不要懈怠,能够再接再厉。”

仿佛瞬间从地狱回到天堂,罗纳德狂喜地点头,和其他研究员拥抱欢呼在一处。

这一份反应令叶青玄有些无奈,搞的自己好像是什么暴君一样,难道完不成就要把他们全都杀掉么?

他摇了摇头,打量着面前已经彻底破损的外燃机。

眼神就忍不住惊叹。

并非是因为错愕与它的成果,也不是未曾预料到它的效能。相反,作为个接触其原理的人,叶青玄早有了心理准备。

只是,通过粗糙的原型机,他所看到的却不仅仅是一台简陋的原型引擎,而是近乎完美的思路和想法。

皇家研究院做的比他想象的更好。

它的设计者如同艺术一般驾驭着它的原理,制造出了为完美的雏形,宛如无形的双手为尚在孕育中的胚胎接生。

现在,新生儿来到这个世界上,虽然稍显软弱,但前途注定远大。

简直是天才的构思。

可以预见,很快,有轨马车就会被淘汰,而加装了斯特林外燃机之后的庞大机械将拉扯着上百节的车厢奔行在铁轨之上。

紧接着,生产业和工业也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量人力会从繁复简单的工作中被解放出来……

这个世界将会迎来进一步改变。

叶青玄无声的笑了。

经过了短暂的庆祝之后,研究员们又向叶青玄展示了它的设计图和大量的应用方案。只是看那厚度,便能够感觉到他们在这之上所花的心力。

“对了,我记得你说过,你们在原本的基础上,通过一个新的公式完成了主要循环,令炼金水银能够稳定的吸收噪音,转化为动力。

如今看来,整个外燃机的效率几乎提升了一倍,真是天才的构思……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式呢?”

叶青玄翻阅着设计图,随口问道:“我对此有些兴趣,可否为我讲解一番?”

一瞬间,气氛似是凝固了。

研究员们面面相觑,看向罗纳德,罗纳德的神情有些僵硬了,“呃……这个……”

“啊,找到了。”

叶青玄从其中抽出了一张写满复杂数字的图纸,微笑着打量起来,不时啧啧赞叹,,抬起头来,指了指其中角落中的几个数值:

“请问,这里和这里的变量如何解决?我有些看不懂,这个结果是通过什么方式计算出来的?”

罗纳德沉默,吞了口吐沫,不知何时,已经汗流浃背。

“怎么了?”

叶青玄抬起头,笑容依旧:“罗纳德先生,你好像有些不太舒服?”

“是这里……有些太热。”

罗纳德勉强地笑了笑,扯了扯领带:“真热啊。”

叶青玄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他。

看着看着,罗纳德的脸色就越来越白,无法抑制双腿的颤抖,直到,几乎站不稳,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诶,有些头晕。”

他尴尬地笑了笑,想要爬起来,可手臂却打着哆嗦:“您刚才问什么来着?我来为您解释……”

可叶青玄不笑了。

他摇头,叹息,将手中的图纸丢到罗纳德的身上。

“得了吧,先生。说谎是个高深的技巧活儿,它不适合你。”

他蹲下身,看着罗纳德的眼睛,轻声问:

“告诉我,公式是从哪儿来的?”

罗纳德的表情抽搐着,颠三倒四的辩解:“时间太短了,您的要求太苛刻,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我理解,一个月的时间,简直不近人情。”

叶青玄点头,声音轻柔:

“但不这样做,你们又怎么会去找牛顿求救呢?”

太原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乡宁县中医医院
青海哪家癫痫病医院
盐城男科治疗方法
天津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