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李银河否认同性恋与变性者耳鬓厮磨17年

发布时间:2019-05-22 10:18:08 编辑:笔名

李银河否认同性恋:与变性者耳鬓厮磨17年,

李银河

知名性社会学家李银河今日在博客上发文《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以下为全文:

在上看到一篇挺恶毒的关于我的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文章。本来,一个人怎么生活,跟谁交朋友,属于个人隐私,我没有义务向任何人交代。但是既然有人这么不客气地爆料 ,我也不得不交代一下,以正视听:

我确实是个异性恋,不是同性恋。这是我当初跟王小波结婚的原因之一。不像中国七成同性恋都会出于环境压力跟异性勉强结婚那样,我跟王小波结婚不是出于压力,而是双方自愿的。

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下面是我们的爱情故事,是我在写的自传中的一节。由于这个特殊的变故,就提前公诸于世吧:

她其实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学名叫transsexual。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极高,超过很多男人。因此,有时他被人误叫一声先生 大哥 会乐不可支;他生活中尴尬的事情就是,每次进公共女洗手间都会把里面的人吓一跳。

我们在一个酷儿聚会上相遇,那是小波去世三个月后的一天,加州大学的人类学教授丽莎拉我去散心,希望我从失去小波的悲痛中走出来。聚会在西四羊肉胡同一位男同志的家里举行,记得我还约了《东宫西宫》的导演张元一起去,并且在那里首次见到被誉为中国法斯宾德的崔子恩。

我因为基本上谁都不认识,所以在聚会上显得很落寞,这时,她 过来搭讪,并提起我们以前在一个女同志的见面会上见过一次。后来他告诉我,从那次见面,他就惦记 上我了,心想:要能跟这个人在一起该有多好。我们互相留了,我心里想的是做女同志调查,而他心里早就暗恋上了我。

我们是相当有缘分的,证据就是他次约我,打来我就说对了他的名字,而且把我跟另一位老朋友的约会忘得一干二净,欣然去赴他的约了。后来那位朋友好抱怨我,我自己也纳闷,像这样爽约的事在我是极少发生的。

一蹊跷利空或绝杀A股牛市 逃命还是入市?
副市长牛有成汛前检查我区雨洪利用工程和积
纽约苏富比:图片作品走出新行情